下载区 火箭云盘 BT最新合集 BT亚洲有码 BT亚洲无码 BT欧美无码 BT三级写真 网盘迅雷
电影区 在线无码 在线有码 高清区 VR片 蓝光原盘 高清无码 高清有码 女优全集
图片区 动图车牌 清纯唯美 网友自拍 偷窥原创 裸露激情
小说区 现代激情 古典武侠 暴力强奸 校园春色 家庭乱伦 长篇连载 情色幽默 淫妻交换









【春光乍现】【第16-20章】【作者:不详】【连载中】

6月前   ·   【小说】校园春色


  第16章 遭遇

03.jpg (745.32 KB, 下载次数: 2)

下载附件

昨天 15:43 上传

  苏晴逃也似地跑出高飞那间总经理办公室,回到他们那间大办公室后,心里空荡荡的,脑子更是像一团浆糊似的,糟糕透顶。
  她刚才在药物的控制下,大脑不受控制地与高飞发生那种丢丑的事情,幸好李小娟敲门,要不然,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是可想而知了。
  想起当时的情景,她就感到脸颊发烫,心跳加快。
  特别是李小娟敲开高飞办公室的房门时那副惊愕的表情,她就感到无地自容,于是关闭电脑,整理好自己办公桌上的东西,拿起自己的手提包迅速离开办公室。
  为怕被李小娟撞见后,向她询问起刚才在高飞办公室里发生的事情,避免她们见面时的尴尬,苏晴便沿着安全通道下了两个楼层,这才乘坐电梯下楼。
  当她从电梯口走出,经过一楼大厅,走出办公大楼时,发现高飞和李小娟都没有追下楼,这才松了口气。
  稍微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她疾步站到街边,准备打车回家。
  嘎吱!
  一辆出租车开过来停在苏晴的身边。
  苏晴打开车门坐到了出租车后排位置。
  突然,路边有三个男人窜了过来。
  其中,一个小平头打开车门,坐进了出租车副驾驶座位,另外一个瘦高个和一个胖子一左一右挤进了车里,把苏晴夹在后座中间。
  苏晴立即起身准备下车,两个男人同时伸手把她按住。
  碰!
  碰!
  两声闷响,瘦高个男人把两扇车门关上。
  “你……你们……”司机回头想说些什么,坐在副驾驶位上的小平头掏出一把约有一尺多长的匕首,恶狠狠地说:“少他妈的废话,按照我指定的路线往前开车!”
  司机马上就不再说什么了,立即发动汽车。
  出租车刚开走,坐在苏晴边上的两个人手就马上不老实起来了。
  左边的那个胖子把手从后面伸过来搂住苏晴的腰,右边那一个瘦高个的手也在苏晴的左边大腿上放肆地摸了起来。
  苏晴刚逃出狼窝,又入虎口,感到一阵惊慌。
  她一边挣扎一边大声叫喊道:“放开,放开我,救命,救命啊!”
  然而,根本没有人理会她。
  “小姐,你一个人不寂寞吗?时间这么早,我们一起玩玩吧!”瘦高个一边说着,一边就把苏晴左腿上的丝袜顺着大腿从上往下抹。
  这动作使苏晴心里十分厌恶,使劲挣扎起来。
  左边那个胖子很不高兴,立即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刀背上有锯齿的小刀出来,恶狠狠地对苏晴说:
  “老实点,要不然老子在你脸上划个王八,你信不?”
  说着,他用刀的侧面在苏晴的脸上轻轻划了一下。
  苏晴顿时吓得直打哆嗦,变得六神无主,脑子一片空白,她根本不敢再喊叫,也不敢再动。
  胖子见已经把苏晴吓住,就把右手放到苏晴大腿上,开始肆无忌惮的抚摸起来。
  苏晴再不敢反抗,谁知道他们有没有暴力倾向?只好自认倒霉。
  心想,只要尽快满足他们就会放她走,所以苏晴放弃了所有的抵抗,任由他们肆无忌惮地玩弄着。
  “反正在车里他们也干不了什么,最多摸摸而已。”苏晴抱着一种侥幸的心里。
  然而,事实证明,她是大错特错了。
  “对了嘛,这样配合一点不是很好吗,这样大家都很愉快,你说不是吗?”
  右边那个瘦高个一边说,一边一边将苏晴右腿拉着张开,放在他的左腿上,左手继续抚摸苏晴的大腿,并不时伸手隔着衣服搓揉她饱满的胸部。
  左边那个胖子也如法炮制将苏晴的左腿架在他的右腿上,伸手在苏晴身上乱摸,苏晴就呈现大张两腿的羞耻姿式。
  苏晴心里惦记着胖子手里那把小刀,生怕自己反抗,那家伙就会给自己破相。
  平时,她把自己这张脸看得比命还重要,最注意保养自己这张漂亮的脸蛋了,如果被人破相了,她如何去见人?
  因此,她一点也不敢乱动,甚至连大气也不敢出。
  由于苏晴在高飞的办公室里喝了那杯含有药物的咖啡,现在药性还没有完全过,经过两个男人一挑逗,顿觉心血沸腾。
  虽然苏晴心里极端厌恶,但受到药物和男人的刺激,却做出不同的反应,她的心理十分矛盾,居然有点希望他们不要停。
  “我是被胁迫的,我……”苏晴心理不断为自已找理由,以降低她心中的羞耻感。
  同时,那胖子伸出右手绕过苏晴后背,一巴掌盖在苏晴右胸上,将苏晴整个人搂在他怀里,并伸手把苏晴上衣猛扯。
  苏晴本能地用手死死拉住自己的上衣,大声喊道:“不要,不要这样!”
  可那家伙哪里会听她的,反而用力猛拉。
  “不要反抗了,你不是都有反应了吗?”瘦高个一边说,一边把手伸进苏晴的内衣。
  在苏晴注意力集中在自己下身的时候,那个胖子趁机一把拉掉了苏晴的上衣纽扣,并扯下了她的短裙。
  “哈哈,好白好滑的皮肤,好大的胸部,好性感的身体呀!这下可要爽死了。”瘦高个大声怪叫道。
  胖子趴在苏晴耳边怪笑道:“美女,你穿一套这么方便的制服裙,是不是想引诱我们犯罪呀?既然如此,我们就好好满足你一下吧,哈哈哈……”
  这话让苏晴羞得满面通红。
  然而,他的粗重的气息吐在苏晴耳背上,又让苏晴产生一种酥痒难挠的感觉,使得她生理上更加兴奋了。
  这两个男人一定是调情的老手,下手不轻不重。
  说实话,苏晴生理上是很享受的,虽然心里上仍然十分厌恶,但她从心理不断为自己找理由开脱,羞辱感也就减低了不少。
  瘦高个和胖子这样又抠又摸了一会儿,瘦高个伸手到苏晴后背,想解开苏晴的胸罩的钮扣。
  苏晴下意识地紧靠住椅背使他并没有成功
  “哥们,看我的!”胖子说着,又掏出了他那把小刀,伸到苏晴双胸之间,把那细细的带子一下就挑开了。
  苏晴的胸罩顿然向两边分开,白嫩的胸部完全外露,这令这两个人更加兴奋。
  呼……
  苏晴顿时感到他们粗重的呼吸吐在自己的脸上。
  刚才胖子割苏晴胸罩带子时,刀子碰到苏晴胸前肌肤,那种冰凉的感觉让她更加惊恐,苏晴彻底失去了仅有的一点点反抗的斗志,任由那个死胖子从她的细腰两边,把她的内衣一前一后割成两片。
  这时苏晴完全失去了反抗,只能任由他们随意摆布。
  在同时遭到两个男人肆意玩弄时,苏晴的内心一片空白,时不时地发出一些不知是惊恐还是兴奋的哼哼声。
  ……
  此时,副驾驶位置的小平头已经用刀子威逼出租车司机把车开到了郊外,停靠在一个废弃的车场里。
  汽车刚停稳,他便跳下车,让胖子坐在汽车副驾位置,继续用刀子挟持司机,让他别乱动和乱说话。
  小平头早就被瘦高个和胖子玩弄苏晴的动静搞得神魂颠倒,跃跃欲试了。
  当他换到胖子的位置后,见苏晴累得半死不活地躺在后排的沙发上,就像是一只饥饿的狼似的,朝她扑了上去。
  ……
  几人对苏晴进行侮辱后,为了堵住司机的嘴,便拔下司机的裤子,让他光腚腚地趴在苏晴身上,掏出手机,从不同的角度拍照。
  随后,他们将浑身乏力,站都站不起来,全身又脏又乱,身体又红又肿的苏晴扔到路边,强迫司机将他们送到了城里。
  临下车前,胖子对司机警告说:“如果你敢打电话报警,我们就把拍摄到你压在那个女人身上的照片发到网上,到时候,别人会以为是你强暴了那个女人。”
  “就是,我们已经记下你的车牌号了,如果我们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被你捅出去,就先把你剁了!”小平头附和道。
  瘦高个威胁到:“俗话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最好管住自己这张嘴,要不然,你和你的家人都会死的很惨!”
  “放心吧,我不会报警的!”司机吓得不行,慌忙说道。
  待几个男人有说有笑地下车后,看着他们消失在茫茫的夜色里,司机才缓过神来,诚惶诚恐地驾驶出租车扬长而去。
  ……
  今天中午,杨大明一口气从儿子和儿媳妇家跑出来,逃回自己家之后,便将自己关在卧室房间里。
  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他都躺在床上。
  脑海里不断出早上偷窥儿子与儿媳妇办那事,自己却趴在他们卧室门口自行解决时的画面,以及中午与儿媳妇在客厅沙发上发生的事情。
  当他回味着与儿媳妇在一起那种荡气回肠,欲罢不能是得情景时,一股罪恶感和负疚感便涌上心头,让他感到深深的自责和无比的羞愧之中。
  “不行,我得离儿媳妇远一点,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在经过一系列的思想斗争之后,杨大明终于达到这样一个答案。
  浑浑噩噩中,天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黑了下来。
  杨大明急忙起床来到客厅,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发现已经是晚上八点了,便前去厨房替自己做了一碗面条。
  草草地吃过晚饭之后,他坐到客厅沙发上,打开电视机看电视。
  无聊的电视节目让他心烦意乱,索性关掉电视,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按下开机键,手机开启后,屏幕上显示了一个未接来电,发现是儿媳妇打来的。
  好几次都想将电话回拨过去,但还是下不了那个决心,不知道如何去应对,狠下心来,再次按下了关机键,将手机扔到茶几上。
  忽然发现有些困乏,便和衣倒在沙发上,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第17章 获救

  哒、哒、哒哒、哒!
  慌乱的脚步声在黑暗中回响着,一位少妇跑了起来,她的呼吸急促,从她多次频频回首的神情里,可以看出极度的恐惧。
  后面有人正在追她,她再次回头,脸上浮现出更加惊恐的神情,加快了脚步。
  仔细一听,可以听到有另一个脚步声。
  明确而冷静的脚声切切地追着逃跑的少妇,而且正步步的逼近中。
  她一边回头注意后面一边踉踉跄跄地跑着。
  因为长时间的奔跑,而疲惫不堪,脚步开始变乱,双脚似乎已经不听使唤了。
  这一瞬间,少妇不知被什麽东西绊到了,一下子失去了平衡。
  “啊!”
  少妇惊叫出声。
  为了要找到能支撑身体的东西,她伸出手在黑暗中摸索却一无所获。
  少妇脚下踩了个空,没三两步便跌倒在地了。
  她想要立刻站起身来,但这短短的时间已经足够让后面追她的人赶上了。
  少妇回头一看,脸部表神绝望地扭曲着。
  男人粗大的手捉住了少妇的肩头。
  少妇被压倒在地。
  “不要!”
  少妇痛苦地发出惨叫。
  她的短裙被撕开,黑暗中露出了雪白的大腿。
  男人的手粗暴地压住少妇并扯下衬衫,一把抓住她饱满的峰峦搓揉。
  少妇的脸因这粗暴的爱抚而痛苦地扭曲。
  “好痛!”
  少妇皱着眉头,眼泪从眼角流了下来。
  “不要,不要!谁、谁来……救我!”少妇绝望地呼喊。
  没有人回应,黑暗将少妇和男人完全包围住,隔绝了外界所有的东西。
  少妇一边痛苦地想避开男人身体的压迫,一边拼命的摇头,但她的力量还不及男人,男人将少妇的双脚用力拉开。
  “不要!不要!住手,求求你!住手!”少妇发出了害怕的惨叫声并疯狂地摇着头,然而,少妇的反抗一点也没有用。
  男人轻而易举地就把她压倒了,可能觉得隔着布玩弄一点也不刺激,于是把手直接伸到了少妇的内衣里。
  小小的内衣一下子就被扯下来了!
  “不要……不要……住手……救……救命啊……”少妇悲痛的叫声没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
  杨大明打了一个激灵,突然从睡梦中惊醒,猛一抽身,差点从沙发上滚下来,掉到客厅的地板上。
  他翻身从沙发上坐起来,翻身从床上坐起来,再次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发现已经是晚上十二点了。
  “这是怎样的一个梦呢?我儿媳妇是不是出事了?”回想起梦中的情景,想起那个少妇无助的样子,绝望的表情,杨大明自言自语道:“不行,我得跟苏晴去一个电话!”
  于是,他急忙拿起自己放在茶几上的手机,按下开机键,再次开机,调出苏晴的电话号码拨打出去。
  铃铃铃!
  手机铃声响了很久,对方才将电话接起来。
  “救……救我……”手机里传来了儿媳苏晴有气无力的声音。
  “啊!”杨大明心一紧,惊呼一声,急切地问:“小晴,你在哪里?”
  “我……我在郊外的一个废旧汽修厂……”苏晴断断续续地说完之后,顿觉一阵虚脱,再次昏厥了过去。
  无论杨大明如何叫喊,电话里始终没有声音。
  杨大明知道儿媳出事了,一时不知道她的死活,情急之下,拨打了110报警电话。
  ……
  苏晴躺在郊外那个废旧汽车厂冰冷的地板上,用尽最后一丝力气与公公通完电话后,就昏了过去。
  她仿佛看见了一条伸向天国之路,路上密密麻麻地点缀着零星的灯光,尽管灯光有写微弱,她还是看见了天国之门正逐渐向自己敞开。
  突然,她看见了死去的父亲,改嫁后远在他乡的母亲,看见了刚刚出国的丈夫,故意躲着自己的公公。
  苏晴正是因为父亲去世,母亲耐不住寂寞,抛下她跟一个男人跑了,自己嫁给了杨彬之后,才对公公有着特殊的情感。
  她始终闹不明白,今天中午自己去给丈夫送护照的时候,公公答应在家里等她,为什么会不辞而别。
  这时候,她看见父亲频频回头在向自己招手微笑,急忙向父亲跑去,然而父亲却不见了,四周空荡荡的,没有一丝声息。
  天国离她越来越近,她突然感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解脱,于是会心地笑了,笑得非常开心,幸福地闭上了眼睛。
  ……
  警察在接到杨大明的报警电话后,按照他提供的方位很快找到了奄奄一息的苏晴,并将她送往市人民医院进行抢救。
  杨大明接到警察打来的电话后,急匆匆地赶到市人民医院急救中心时,苏晴刚刚做完手术。
  医生告诉杨大明说:“受害者因下身破裂,出了大量的血,幸好及时被警察送到医院急救,如果再稍稍晚了一步,就会有生命危险,受害者现处于昏迷状态,需要休息,家属必须二十四小时照顾她……”
  随后,医生让杨大明前去缴纳了5000元钱的住院押金,按照杨大明的请求,让医护人员用推车将苏晴送到了住院部的一间单人病房。
  一名警察向杨大明询问了一些情况,但见杨大明一问三不知,昏迷不醒的苏晴又躺在病床上打吊针,便向他告辞。
  准备等受害者醒来之后,明天一早再过来,亲自向她询问情况,录口供,并对这起“强暴案”进行立案侦查。
  ……
  终于,苏晴的鼻息间嗅到了一股苏打水的气味。
  她睁开眼睛了。
  白茫茫的一片,灯光有点刺眼,她动了一下,感觉下身有些疼痛,自己的身子很软,一点力气也没有。
  这里是医院,苏晴发觉自己躺在一间高级病房的病床上。
  她的脑筋开始运转起来,最先浮现在她脑海里的是自己在总经理高飞的办公室里被他轻薄的时候,李小娟突然敲门进来。
  在她受到惊吓,感到无地自容的情况下,离开公司办公室下楼,准备搭乘出租车回家时,被几个男人挟持到郊外的一个废弃修理厂里。
  她被那几个男人多次侮辱之后,感到全身虚脱,身子像是被抽空了一样,昏厥过去,最后被他们抛弃在那个荒无人烟的地方。
  终于,她被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吵醒,迷迷糊糊地接了一个电话之后,便什么也记不清了

    第18章 苏醒

  病床边放着一根木凳,木凳上坐着一个人。
  只见他趴在床沿上,他的身体有些瘦削,头上有许多白发,脸上布满了皱纹,显得有些苍老和疲惫。
  这个人就是自己的公公杨大明。
  “呀,这不是公公吗?他怎么在这里?难道是他把我送到医院的?”苏晴一时想不起来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间病房里来的,公公肯定是为了照顾她,一夜没有睡好,身体肯定累坏了。
  苏晴不忍心惊醒他,只是静静地瞧着他,欣赏着这个饱经风霜的男人,她心里清楚,公公为了将丈夫抚养成人,既当爹又当妈那些日子是多么的艰辛。
  由于父亲死得早,自己从小就缺少父爱,她对这个勤劳、朴实和善良的老人有种由衷的敬佩。
  每次见到他时,有种莫名其妙的亲切感。
  苏晴在与杨彬结婚之前,谈过一次恋爱,并与男朋友同居了多年。
  苏晴的经历与杨彬相似,幼年丧父,与母亲相依为命,是母亲将她抚养成人。
  然而,那个混蛋,也就是她的前男友,真的不敢让人相信,竟然为了自己的母亲,一个比他大二十岁的老女人离开了她。
  曾经,苏晴常常对男朋友跟自己的母亲的事感到奇怪。
  就在他们准备结婚之前,男朋友和母亲的关系看来就很亲密,后来,她的母亲就整天呆在他们那里。
  可以说,她住在苏晴那边比住在自己的家里的时间要多。
  苏晴的母亲很苗条,很妖冶、性感和迷人,尤其是她那充满着诱惑力的身躯,最是惹人注目是她那对高挺的胸部,只要你看上一眼,就会把男人迷住。
  长期跟着她在一起,作为一个男人来说,不为她所迷住的很少,也难怪苏晴的男朋友宁愿放弃苏晴而跟那个老女人。
  有一天,就在两人在一起办那事的时候,让苏晴抓住了。
  更确切一点来说,苏晴亲眼看过他们在一起,当时苏晴的母亲跪在地上,而男朋友就在她后面用力地干着她。
  当时,苏晴的母亲叫床声特别响,自始至终,她都不断地呻吟着。
  苏晴想起母亲把自己养大不容易,便没有惊扰他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似的,根本没有想过事情的严重性,总以为那是一次偶然发生的事罢了。
  然而,她错了。
  几个月后,她几乎在家里的每一个房间里,都看过男朋友和母亲在做那种违背道德,不知羞耻的事情。
  每一次,母亲总在跪着,而男朋友总是在她的后面,用力的耸动。
  然而,那还不是全部,把苏晴伤害得最厉害的,并不是他们背着自己在干那些苟且的事,而是她的男朋友在干苏晴的母亲的时候,是那么的用力,那么的狂野,而在跟她在一起办那事的时候,却是漫不经心,老像是提不起劲的模样。
  苏晴曾经求过男朋友,希望他用力一些,速度快一些,但是,他却始终不能满足苏晴的需要。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苏晴与杨彬结婚后,总喜欢让杨彬站在后面干她,从中得到极度的快感,也是受了前男友和母亲这个动作的启发。
  最后的一次,苏晴觉得自己已经受够了,决定警告他们一下,所以,就在他们干完的时候,走进卧室。
  当时,苏晴的母亲正用她的小嘴一丝不苟地做着清理。
  让人难以置信的是,母亲一边用嘴,一边抬起头来看着苏晴,满不在乎地微微笑着。
  于是,她在一气之下,扇了男朋友一个大嘴巴,离开了家,离开了那座让人伤心的城市,并与母亲断绝了一切联系。
  ……
  天亮了。
  天空异常晴朗,空气特别清新,阳光透过玻璃窗挥洒进来,洒在苏晴的病床上,洒在熟睡的杨大明身上。
  “我是怎么被公公弄到医院来的呢?”苏晴暗自思衬道。
  想起自己被几个男人挟持到郊外时,被他们侮辱时的情景,感到非常愤怒,想起自己与公公昨天中午在家里发生的事情,又觉得有些羞涩和脸红。
  尽管苏晴心里有许多疑问,但还是没有叫醒他。
  终于,杨大明睁开眼睛。
  他伸了伸懒腰,从凳子上站起来,发现苏晴正爱怜怜地看着自己,感到有点不好意思,顿时睡意全无。
  “小晴,你醒了?”杨大明惊呼出声。
  苏晴问:“我在这里躺多长时间了?”
  杨大明说:“大半个晚上。”
  “啊,那么久?”苏晴动了一下,试图想挣扎起来,说道:“不行,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公司,不能呆在这里了。”
  “你身体很虚弱,不能动。”杨大明像一个大人似地安慰她,说:“你现在什么也别想,安心养伤。”
  苏晴无奈的说:“可是,我刚完成公司里那个销售策划书,还需要进一步完善和实施……”
  杨大明微笑说:“你尽管放心,我一会儿打电话到你们公司,替你请一个假!”
  望着公公一脸兴奋的样子,苏晴有些感动。
  她环视了一下四周,忍不住问:“爸,我是如何被你们发现并送到医院,住进这间病房里面的?”
  “事情是这样的,”杨大明犹豫了一下,红着脸说道:“昨天中午从你们家离开之后,一直对我们之间发生的事情感到愧疚,觉得对不起儿子,便关掉手机,故意躲着你,可是,到了晚上的时候,我开始对你担忧起来,好几次都想给你打电话,可一直没有勇气,直到我躺在客厅沙发上做了一个噩梦,才拨打你的电话……”
  苏晴接过公公的话,热切地问:“那我又是怎么被送进医院的?”
  杨大明忧郁地说:“你是被警察送来的……”
  “啊?警察?”苏晴诧异地问:“警察怎么知道我被人挟持并遭遇强暴的?”
  “我拨打你的电话时,一直没有人接,正当我焦急万分,准备挂机去你们家的时候,手机里传来了你喊救命的声音,我感觉事情不妙,就拨打110报警电话报警,”杨大明想起当时的情景,仍有些心有余悸,说道:“医生说,幸亏警察将你送到医院里抢救及时,要不然,你恐怕就会因失血过多,没命了……”
  听完杨大明的叙述后,苏晴静静地躺在病床上,两眼呆滞地望着天花板,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杨大明见儿媳妇这般模样,误以为自己说错了话,便不再言语。
  紧接着,病房里就是长时间的沉默。

  第19章 善意的谎言

  “爸,你是不是很讨厌我,不想和我单独在一起啊?”过了好一阵子,苏晴终于开口说话了。
  “不是啊,你怎么会这么想呢?”杨大明急忙问。
  “那你昨天下午为什么要躲着我呢?”苏晴鼓起腮帮说。
  杨大明想了想,说道:“我觉得彬彬刚离开家门,我们就做出那种有悖伦理道德的事情,对他不公平,他毕竟是为了我们这个家,才出国挣钱的,如果知道我们那样对待他,他会很伤心的,我的良心也会一辈子不安,再说了,这种事情要是被人知道后传出去,会被人指脊梁骨的……”
  苏晴觉得杨大明的话有道理,沉默了一阵,幽幽地说:“爸爸,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一个很下贱的女人?”
  杨大明摇头说:“不是啊,在我心里你永远是一个既贤惠又漂亮的女人。”
  “爸爸,我知道,这不是你的真心话,你是在敷衍我,你是在哄我开心对吧?”苏晴一脸忧郁地问。
  “没有啊,我说的是真心话,”杨大明摇头说:“你是我儿媳妇,我们是一家人,我为什么要骗你呢?”
  “你就是在骗我,哄我开心。”苏晴撅起小嘴说。
  “你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呢?”
  苏晴固执地解释说:“因为,我现在被那么多人糟践了,我的身子已经不干净了,你肯定会看不起我。”
  “你是被人挟迫的,又不是自愿的,我为什么会看不起你呀?你千万别有任何思想包袱,”杨大明安慰道:“放心吧,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我都会把你当成自己儿媳妇,甚至当自己的亲闺女看待!”
  “谢谢爸爸!”苏晴对这个善良而又理智的老人报以感激一笑,说道:“我想求爸爸一件事……”
  “什么事情?”杨大明疑惑地看着她。
  苏晴忧郁地说:“我被那几名歹徒强暴的事情你千万别让杨彬知道,如果他知道了,心里会有阴影,影响我们夫妻之间的感情。”
  “我明白,你放心吧,我不会告诉他的。”杨大明认真地说。
  “唉,”苏晴叹了口气,说道:“这件事细细想来,还真对不住杨彬,太便宜那几名歹徒了。”
  杨大明宽慰道:“你放心好了,警察对那帮歹徒强暴你的事情已经进行立案侦查,很快就会将他们绳之以法。”
  苏晴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对了,你和警察将我送进医院的时候,他们是怎么问你的?”
  杨大明如实回答说:“因为我不知道你当时的情况,你当时又处在昏迷状态,就把你在电话里给我说的情况告诉了警察,警察从我嘴里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便打算等你醒来之后……”
  杨大明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有两名身穿制服的警察从病房外面走了进来。
  一男一女,男警察是昨天晚上询问杨大明那位,女警察没有来医院过,估计是男警察怕有些女人的隐私不好意思向苏晴问起,才让女警察陪他一起来录口供的。
  男警察见苏晴躺在病床上打吊针,向她询问道:“你感觉好些了吗?”
  “感觉好些了,谢谢警官!”苏晴冲男警察报以感激一笑。
  女警察接过话说:“你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给我们讲述一遍吧,越详细越好,这样对我们破案有帮助。”
  “好的,”苏晴努力回忆了一下,说道:“事情是这样的,昨天晚上,我加完班,从中天国际大厦走出来,站在路边搭乘出租车的时候,就有三个男人跟着我一起上车……”
  苏晴断断续续的将她被挟持和被轮奸的经过向两位警察叙述了一遍。
  当然,为了顾及自己的名声,她没有将自己在总经理办公室里被高飞骚扰时,被同事李小娟撞见,自己从办公室里逃出来,以及她在车上被一胖一瘦的两个男人挑逗时,所产生的生理反应说出来。
  紧接着,女警察负责询问,男警察负责做笔录,看样子,这名漂亮的女警察是男警察的上司。
  录完口供之后,男警察让苏晴签字、按手印之后,女警察叮嘱她几句,便离开了苏晴的病房。
  铃铃铃!
  这时候,杨大明替苏晴放到床头柜上的手提包里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
  由于苏晴一只手扎着吊针,另一只手掏电话不方便,杨大明便从手提包里将苏晴的手机掏出来交到她手里。
  苏晴一见到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名字和电话号码,顿时臊得满脸通红,不知道接电话的时候,如何回答。
  杨大明见她有些犹豫,急忙问道:“是谁打来的电话?你怎么不接呢?”
  苏晴一脸惊慌地说:“是杨彬打过来的,如果他知道我在住院,向我问起原因,我该如何回答?”
  杨大明授意道:“你当然不能告诉他你在医院里,而且,不能说我和你在一起,要不然,他会担心的。”
  “为什么?”
  “因为,在这个时候,你应该去单位上班或在上班的路上,你如果说和我在一起,他一定会让我接电话,这样的话,我再向他说谎,就有点说不过去了。”杨大明解释说。
  “你这话有道理,就按照你的意思办。”苏晴点了点头,见铃声固执地响着,急忙将电话接起来。
  “老婆,你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急死我了。”手机里传来了杨彬焦急的声音。
  “哦,手机放在手提包里,才听见你来电话,”苏晴敷衍一句,问道:“你路上还顺利吧?”
  “顺利,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我刚下飞机就给你打电话,”杨彬询问道:“昨天下午,我走之后,家里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吧?”
  “没……没有啊,你才走那么短的司机,怎么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呢?”苏晴急忙搪塞道。
  “我爸呢?”杨彬继续问:“他是什么时候走的?”
  “我给你送完护照回家之后,发现他已经离开我们家了。”苏晴半真半假地说。
  “我爸的身体不是太好,你要多替我照顾他,我爸爸……”杨彬在电话里絮絮叨叨地说道。
  “知道啦,啰嗦,”苏晴知道言多必失的道理,生怕自己话说多了会穿帮,急忙打断丈夫的话,说道:“我马上要开会,你还有什么事情吗?”
  “没有了,你忙吧!”杨彬回答说。
  “好的,你要注意身体,多保重!”苏晴说完,随即挂断电话。
  她是一个不善于撒谎的女人,这样当着公公的面在电话里对丈夫撒谎,觉得有点难为情,禁不住一阵脸红。
  杨大明看出她的心思,开口说道:“小晴,你这是善意的谎言,别……”话还没有说话,自己口袋里的手机也响了起来。
  就是用屁股也能猜出来,这个电话是杨彬打来的。
  杨大明接听电话时,杨彬问:“老爸,我已经到达目的地了,刚下飞机就打电话给你保平安!”
  杨大明心里有鬼,机械性地应声道:“到了就好,平安就好……”
  杨彬讨好地说:“爸,我不在家的时候,你一定要保重身体,等儿子挣了大钱回来再好好孝顺你。”
  杨大明回答说:“你别这么说,只要你们的经济条件好,你们过得幸福,我就心满意足了,我的退休工资足够我花销了,别说拿钱回来孝顺我的话,不过,难得你这片孝心,我还是要谢谢你。”
  “我刚才给苏晴通电话的时候,已经给她说好了,让她经常过去照顾你,有什么事情,遇到什么困难你就告诉她,都是一家人,你就别见外了。”杨彬叮嘱道。
  “好,”杨大明看了看躺在病床上输液的苏晴一眼,想起昨天中午在儿子离开后,与她在客厅沙发上发生的事情,顿觉有些愧疚,急忙说道:“你的心意我领了,你在外面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安心工作,别担心我……”
  说完,随即挂断电话。

  第20章 太幸运了

  昨天晚上,高飞以加班替苏晴审核策划书为由,将苏晴叫到自己的总经理办公室,并让苏晴喝了一杯含有药物的咖啡。
  苏晴喝完咖啡后,在药物的刺激下,不受控制地与高飞在一起。
  正当高飞舒服得快要升天的时候,李小娟突然站在房门口敲门,中断了高飞准备对苏晴下一步采取的行动。
  突然受到惊吓,苏晴从激情中醒来。
  她一见到李小娟站在房门口,便像是一只受惊的小兔子,撒腿便往外跑。
  此时,高飞的欲火已经点燃,根本刹不住车。
  他知道将苏晴叫回来并与她发生关系是不可能的了,便将正欲前去追赶苏晴的李小娟叫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高飞让李小娟关上房门之后,便急不可耐地将她抱住。
  李小娟准备反抗时,高飞便对她进行恐吓和利诱,见李小娟不再反抗,便把她压在了办公室的沙上。
  “不……不要……”高飞在李小娟的哀求声中,腰部猛一用力,整个身子往下沉,却发现好像是受到一层膜的阻碍,前进得很艰难,推进速度很缓慢。
  “啊,”李小娟低吟了一声,脸上显出了痛苦与无奈,做出了最后的恳求:“真的不行,高总,求求你啦,你放过我吧,我还是处女,不要,不要啊!”
  可高飞却没有任何由于,反而被这句话更加刺激到,身子猛地下沉。
  李小娟猛的受如此强烈的冲击,感觉五脏六腑都移了位,头部一阵眩晕,整个身体都绷紧了起来,眼珠翻白,双手抓紧了高飞的身体,指甲陷入了他的肉中。
  半响,李小娟张着嘴,竟发不出任何声音。
  高飞也是被李小娟吓到了,心想自己好不容易弄上手的女人,可别被自己一下搞死了,那样他真是有哭的冲动了。
  过了好一会,李小娟才从缓过来。
  高飞见她没事,这下大胆推进。
  这一次,李小娟没有喊叫。
  随着高飞的不断深入,李小娟的身体渐渐软了下来,她的头发早已凌乱,眼泪如注地流着。
  ……
  经过长时间的运动之后,高飞也是累得够呛,只见他喘着粗气,一头瘫倒在李小娟的身上。
  过了好一阵子,高飞才从李小娟被汗水浸泡着的身体上下来,却发现一股白色的液体夹杂着血丝从她的体内流出。
  高飞这才明白,李小娟刚才的话不假,她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大姑娘。
  李小娟缓过劲来之后,一个劲地抽泣道:“呜呜,你欺负人,我这样被你破了,你让我以后怎么去见人……”
  高飞误以为自己夺走她第一次后,她会一哭二闹三上吊,没想到,她居然没事,这才放下心来。
  刚见到从她身体里流出来的女儿红时,还惊出了一身冷汗,这下看着她那梨花带雨的俏丽模样,高飞竟马上就恢复体力,身体又有了反应,再从后面将她抱住。
  李小娟知道高飞准备再次强暴她,顿时吓得脸都白了,心想,刚才就差点把我弄死,如果是一直干下去,那有多少条命也不够啊。
  此时,她也顾不了那么多,急忙喊道:“不行了,我不干了,你放开我,我要回家,你让我回家,快……”
  高飞哪里会理会她的要求,只是哄着她说:“刚才都是我一时兴奋,没有控制好,才让你感到疼的,这次,我轻轻的来,李小娟,我是真喜欢你,反正你已经给我了,就再给我这一次机会吧,再说了,你不也很舒服么,有的女人一辈子都感受不到这种滋味,我在这间办公室里安装有摄像头,我们刚才做的事情,可是都被拍下来了,你这时候要走的话,那我可不敢保证录影不会传出去……”
  “啊?你?”
  李小娟大惊,睁大眼睛,张大嘴巴看着他,本来红彤彤的脸一下子就吓得煞白。

备注:文章的第一章,在杏吧微信公众号“杏吧大婊姐”的群发历史消息里(时间:2018年2月20日 文章名称:为什么男人总是先欢后爱?)
大家扫描下面二维码点击关注即可阅读

qrcode_for_gh_8f87934a987d_258.jpg (26.26 KB, 下载次数: 0)

下载附件

昨天 15:56 上传




字数统计1,0024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