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区 火箭云盘 BT最新合集 BT亚洲有码 BT亚洲无码 BT欧美无码 BT三级写真 网盘迅雷
电影区 在线无码 在线有码 高清区 VR片 蓝光原盘 高清无码 高清有码 女优全集
图片区 动图车牌 清纯唯美 网友自拍 偷窥原创 裸露激情
小说区 现代激情 同事女友 公车痴汉 古典武侠 暴力强奸 校园春色 家庭乱伦 淫妻交换











明星

9月前   ·   【小说】校园春色
林心如把车停在了小区的停车场,这是她的住处。

    “嗨,林心如,”从一辆刚刚停下的面包车上下来两个男人,很热情的打着招呼,“这么早就回来了?”

    “啊…是啊,不算早了。”林心如不记得认识这些人,也许是同楼的住户,自己没记住人家的长相?

    “来来来,林心如,我们是你的影迷,正好儿是饭点儿上,一起吧,我请。”一个男人拉住了林心如的胳膊,把他往面包车上拽。

    “这…”虽然四周无人,但光天化日之下,又是在居民区里,林心如还真没觉得情况不妙,但也肯定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上陌生人的车,“您是…我记性不好,您是…”

    面包车的拉门从里面打开了,里面面朝外坐着两个壮汉,撑着一个口朝外的大麻袋。

    车外的两个人在林心如背上用力一推,同时伸腿在她脚上绊了一下。

    不偏不倚,林心如一头栽进了麻袋里,后面的两个人一抄腿,把小美人弄进了面包车里…

    小王领着我来到地下室,指着一个门,“那女的就在里面。”打开门,只见林心如双手上举,铐在一个从屋顶吊下来的铁环上,脚尖垫着才能沾到地,脚踝也铐在一起。我走进去,从墙上摘下一根长长的黑色电棍。“你…你要干什么?放了我吧。”林心如惊恐的看着他。这是一间全是隔音的房。

    小王过来,递给我一根短短的银色“麦克风”,“用这个吧,那黑的才一千伏,这个有八千。”看了看表,“四小时足够了吧?在那之前你得完事。”说完就出去了,把门也撞上了。

    林心如已经被绊来吊了快两个小时了,被好几个人轮流恐吓,小王还跟她说,她的生死全掌握在我手中,她开始相信,我要想弄死她,就像弄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恐惧已经占据了她的身体。

    身心俱疲的女人脸色苍白,看着眼前一脸阴沈的男人,他越是不说话,她就越是害怕。“求你别伤害我,别杀我,我什么也不会说的,真的,求你让我走吧。”林心如流下了惊惧的泪水。

    我没说话,重重给了她柔软的小肚子一拳,“呀啊!”女人惨叫一声,这一拳用上了全力,打的她五脏六府都在翻腾,口水直流。想要弯腰,却弯不下来,只好抬腿,可脚尖一离地,手腕就被身体的重量坠的像要断了一样的疼,真是说不出的难受。

    “要不要再来一下?”我点上烟。“呜…不…不要打我…求求你…呜…你让我做…做什么都行…”从小娇生惯养,都是被男人追,从没被男人打过,再加上本就害怕的要死,这一拳就让林心如彻底崩溃了。

    “做什么都行?”我把电棍插入女人的领口,向下将她的皮夹克拉开了,里面是一件白色的收腰衬衫,胸前两团满涨的突起,和清纯的外表还真是不太相配。林心如立刻明白他要做什么,可却没有一点反抗的勇气。我坐了下来,“你不是看不上我吗?现在就求我**你吧。求的好,我就干你,然后放你走;求的不好,哼,我会用你想都想不到的方法折磨你,直到你断气。”虽说林心如不是什么清纯玉女,可也算正经人家的姑娘,要她开口求男人跟自己交媾,一时之间怎么也张不开嘴,只是在那抽泣。

    我把电棍的开关推开,一阵“劈哩啪啦”的乱响,“八千伏啊,不知道插进女人的里会有什么效果呢?说不定会把子宫烧焦的,也可能很爽,你说呢?”

    林心如一惊,抬起头来,从男人的眼中看出他不是在开玩笑,“不听他的话,他就会杀了我。”这样的念头一旦在女人的脑中形成,性奴的命运也就算注定了。嫩红的嘴唇颤抖了几下,“求…求你和我**吧。”“这就算求我了?A片,黄书没看过吗?看来你是想尝尝‘电烤小屄’的滋味了。”我站了起来。“啊!不不,再…再给我一次机会吧。”“好,我就给你三分钟,你想好了该怎么说。要是我听完了还不满意,可就别怪我了。”男人又坐回去,看着表。

    林心如努力回想着所有听到过的淫秽话语,三分钟很快就过去了。“想好了吧。”我又点上烟,像一个久候的观众,等待着演出的开始。女人并没有说话,“妈的,你是要考验我的耐心吗?”说着又站了起来。

    “求…”“闭嘴,叫主人。”“主人,求你来**我的贱穴吧,我的穴好痒、好热,主人快用您的大来给我解渴吧。我生下来就是为了给主人搞的,无论主人怎么玩弄我,我都心甘情愿,啊!”

    一口气说完了自认是最淫荡的话,林心如已是玉面通红,好象脱力了一样,不住的喘着气。同时也生出了一种奇怪的想法:“这么下贱的话我都能说出口,还有什么是我不能做的呢?”**不自觉的涌了出来。

    “这还差不多。”我走过去,伸手隔着衬衣捏了捏两个弹性十足的肉团,紧接着,“嘶啦”一声,白色衬衫的上半截被撕破了,露出里面的蓝色胸罩和一片诱人的白嫩肌肤。“被几个人上过?”“三个。”林心如顺从的回答。“还不算很多嘛,今天我就做你最后一个男人,以后你就是我的性奴,只能给我一个人玩,懂了吗?”“是,我明白了。”林心如认命似的点着头,以她一个弱女子,是不可能对抗有钱有势的黑帮大哥的。

    “来,先跟老子亲个嘴。”我按着林心如的后脑,吻住了她的双唇。就在林心如感到舌头快被吮断了的时候,衬衫的扣子也全部被解开了,丰满美丽的上身露了出来。我将手伸进包裹着美丽**的胸罩,揉搓女人温暖柔软的胸膛。

    林心如虽是羞辱的泪流满面,却根本连抵抗的心都没有,完全放松了,这一来就更能体会到男人对自己**有技巧的玩弄,“唔唔”声从口鼻间漏了出来。“怎么样?揉的你很爽吧。”我离开女人的嘴,一把拉掉她的胸罩,敞开的衣服里面,两个肉感十足的**跟着抖动起来,“问你话呢,主人问你,你敢不答?”揪住她肉球上面那两粒娇嫩的红樱桃,狠狠的拧了几下。

    “啊…疼…我什么都听你的…啊…求你不要粗暴…啊…主人揉的我好爽…好快活…”林心如的眼泪又涌了出来,赶紧回答了男人的问话。“这才对嘛。”将两颗奶头轮流含在嘴里吸吮了一阵,把女人的裤子解开,连同内裤一起,一口气拉到膝盖下。

    **刚被拧的生疼,又被温柔的舔舐,林心如正在闭着眼,虽不能说是享受,但也真的很舒服。忽然感到自己的屁股上一阵冰凉,才发觉裤子已被扒掉了,赶忙把两条本就因为被铐住而分不开的匀称的腿紧紧地夹了起来。

    “有必要做这种小动作吗?”我两手一抓林心如的腿弯,向两边一分,使双腿形成一个像芭蕾舞演员一样的菱形。可这么一拉,高度就减小了,“啊!”林心如明显的感到手腕上一紧,但还没感到疼痛,我就钻入了菱形中,用肩膀扛住她的大腿,两手捏住她的臀肉。

    抬起头,两个人的眼光在两个圆大的乳峰间相遇,“是不是好多了?”“是。”我一瞪眼,“主人为你着想,你就这么说吗?”屁股被掐了一下,“啊!谢谢主人。”男人不再理她,慢慢的站起身来。一直被吊着的手终于能放下来了,正好变成搂住男人的头,手腕舒服了百倍,林心如不禁发出一声解脱般的叹息,可叹息立刻就变成了呻吟,“啊…嗯…主人…嗯…”

    原来我已在她娇美的上“啾啾”的舔了起来。“嗯…好…唔…”女人刚刚感到酥麻的快感,就一下被放了下来,手腕在铐子上一抻,疼入骨髓,“啊…主人…我错了…”痛叫一声之后,赶快道歉。

    “你错了?怎么错了?”我退后两步。“我…我不该没经过主人同意就叫出声来。”林心如是真的怕这个男人,他的每一个反常的动作都能让她感到死亡的威胁。

    她对自己的长像和身体很有自信,在正常情况下,男人的嘴一沾上她的,怎么也得舔个十来分钟。可我却只吻了不到两分钟就离开了,肯定是自己哪惹我不满了,却不知我平时玩的那几个女人都是极品,自己在我眼里也就算个普通美女。

    “很好,有点性奴的样子了。不过我很喜欢女人叫,不声不响的没意思。”我抹了一把沾在嘴边的,他并没有生气,只是觉的女人的已经很湿润了,又对她没真正的感情,为她**就多余了。

    转到她身后,双手轻轻抚摸林心如的臀峰,有点爱不释手,“早知道你有个大屁股,没想到这么圆,这么白,这么有弹性,扒了裤子就是不一样。”“谢谢主人夸奖。”林心如真的学乖了,同时也为一向引以为傲的丰臀受到赞美而有一丝自豪,更产生利用自己的身体让这个男人听命于己的妄想。

    我蹲下去,在肥白的臀肉上又亲又舔,阵阵肉香刺激的我淫欲大盛。对这个女人没什么温柔可言,狠狠的在雪嫩的屁股上咬了几口,留下排排齿痕。林心如的声声痛叫,更是男人暴力潜能的催化剂。

    女人看不见身后的情形,除了痛叫外,也不敢更多的抱怨。啃咬终于停止了,刚刚松了一口气,突然感到一个火烫的柱状物挤入大腿间,在自己周围动着。低头一看,男人怒挺的正朝自己茂密的耻毛中那迷人的伸去。

    刚想求他温柔一点,已经狠狠地捅进了紧缩的肉穴。我一插入,立刻就是全力的快速**,小腹次次都重重的撞击在女人的大屁股上。

    娇嫩的花芯被大**狂暴的摧残着,偏偏又是快感如潮,**的身体**地扭动着,“啊…啊…主人…啊…好勇猛…啊…要被**死了…啊…救命啊…好爽…好痛快…”林心如的本就很紧,又是站着,两个臀瓣还被向中间挤压,就更显窄小。膣肉拼命的咬住侵入的,不停收缩、蠕动,把我夹的爽快之极,**干的更是猛烈,“小屄,看我今天不**死你的,我让你狂啊,现在知道谁是老大了吗?”

    “天啊…要被…啊…要被主人的大**烂了…啊…泄了…泄了啊…”林心如的**激励我越战越勇,把她干的**不断,几乎昏撅过去。大量**、阴精顺着双腿内侧向下流淌,被堆积在小腿的裤子挡住,弄湿了一大片。

    男人又狠**了百十来下,也射出了阳精。在女人的美臀上拍了一下,“回家后记住要在72小时内吃避孕药。”说着就打开了她手上的铐子。林心如一下瘫倒在地,白色的精液从中流出来,样子既狼狈又淫荡。

    我也好不了多少,一屁股坐进屋角的沙发里,喘起气来。要不是进来之前向小王要了两片“伟哥”,估计还真搞不定这个女人。歇了一会儿,感到体力有所恢复,冲着还趴在地上的美女说:“把上衣都脱了。”林心如无力的抬起头,“主人,我真的不行了,您让我回家睡一觉吧,等我养好了精神,一定好好伺候您。”

    “性奴没权力讨价还价,这才刚过4:00,咱们有的是时间再来几次。快点,想让我生气吗?”男人的语气一变,恶狠狠的吼了两句,吓的林心如一阵颤抖,只好坐起身来,把上衣脱了个精光。

    “过来。”看着因为女人特有的羞涩,而用双臂抱肩,挡住**的美女,我冷酷的下达了命令。林心如哪敢违抗,可双脚铐在一起,无论是走或爬都办不到。想了一下,不愿把臀腿弄脏,只好跪在地下,先伸出一只手,再把另一只跟过去,然后用臂力拉动身体,两颗饱满的垂在胸前,随着身体一晃一晃的。等她终于挪到了沙发前,已是气喘嘘嘘,满身香汗了。

    我脱了裤子,分开双腿,露出半硬不软的,“这上面都是你屄缝里的东西,不用我教你该怎么做吧?把它叫起来,我好再**你。”女人听话的跪在我的两腿之间,先伸出粉舌,把和睾丸仔细地舔了一遍,将上面沾着的**和精液清理干净,然后一只手攥住再度勃起的的根部,一只手磨搓着男人的大腿,用小嘴含住的上端,吮吸吐纳起来。

    “不错,你还挺会咗的嘛,再卖点力。”点上一颗烟,看着她臀背间的曲线。带火星的烟灰飘落到她光滑的背上,林心如身子一颤,抬起头来,但手上套弄的动作并没有停。

    “主人,求你不要虐待我…”大大的眼睛中有两泓泪水,娇美的脸庞显的无比清纯。而林心如的清纯却让我只想狂暴的奸淫她,在她身上发泄男人原始的野性。

    命令她转过身去,把她的脚铐打开,扒下她的裤子,只留下一双白袜和蓝色的高跟小皮靴,又把她的双手扭到背后铐在一起。女人知道新一轮的奸淫要开始了,可她除了接受,还能怎么样呢。

    林心如以头撑地,雪白的屁股高高翘起,**和都暴露无余。我看得欲火中烧,从后面抱住女人的雪臀,将老二插进她**泛滥的肉屄里。一边**,一边揪住她的头发,把一根电棍强行插入她的檀口中,每**几下,就扶住电棍,让她吸吮一阵。林心如一是不敢吐出那东西,二是电棍无根,没有手的帮助,根本吐不出来,只好被前后夹攻,嘴里和里都塞得满满的,喉咙里不断发出“呜呜”的声音。

    我这次的目标是她那皱褶密集的浅褐色小屁眼,蘸了些**涂在那菊花蕾上,把一个手指插了进去。林心如的屁眼最多也就是被男朋友轻轻的摸过,此时突然觉得有东西插了进来,顿时大惊失色。

    正好电棍在被向外拉,就欲张口喊叫,我手急眼快,一把按住她的皓首,电棍顶在地上,深深插进她的嘴里,让她叫不出声来。女人只得拼命扭动屁股,夹紧,想摆脱男人的纠缠。

    使劲的在她的屁眼里抠了一阵,感到已经松了不少,将从小里拔出,对准屁眼,在上面研磨起来。林心如马上就明白他要做什么,满脸惧色的扭过头。我看出了她眼中的惊恐,更激起了心中的兽性,想要听她哭喊,一把拉出了叼在她嘴里的电棍。“主人,您饶了我吧,我的和嘴巴随您玩,那里…那里不行啊,我从来也没有过,您的那么大,我会死的…”

    “嘿嘿,你又讨价还价了。”我揉着她的臀肉,“我就想搞你的屁眼,你猜我会不会放过你呢?”女人心中一阵绝望,知道自己的屁股是决逃不过被撕开的命运了。

    在一阵残忍的推挤后,终于把坚硬的插进她的屁股里,林心如在撑开粘膜,进入直肠内时开始尖叫,就像是一根铁棍插入她一样,疼痛在全身蔓延着,她喘息着用尽全身力气想向前逃,可她的任何动作都似乎只让更加地深入她的屁股。我紧紧抓住她的臀部,开始在她的身体里进出,像个活塞一样,蹂躏着她的屁道。“哎呀…啊…屁股被插破了…哎…插死人啦…不行啊…人家吃不消了…啊…主人…饶…饶命啊…唉呀…”女人疯狂的呼叫着,括约肌被扩张得到了极限,四周的肉褶都被撑平了。

    “爽死爷爷了,你的屁眼真是极品,爽啊!”“啪啪…”一声声肉响,拼命的打着那迷人的大白屁股,又用指甲揪起一小块肉,狠狠的掐拧。

    林心如大叫一声,后庭猛的一阵收缩,男人深插入屁眼内的大被夹得十分的舒畅,不由叫道:“好!够劲儿,再夹…你越夹我越爽!”于是不住的掐她,她的屁眼便一阵阵紧缩着。林心如祈求着自己能过昏过去减轻痛楚,可是偏偏这时感官变得更加地灵敏。我奋力在林心如被撕裂的屁眼里肆虐着,终于**到来,把浓热的精液射入她体内。实在是太爽了,精液已全部射完,但男人仍然继续地**,直到完全软化了下来,才从她的身体中退出,坐倒在地。看着被奸淫的屁眼里流出白浊的精液和鲜血,有种夺走女人处女的征服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