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区 火箭云盘 BT最新合集 BT亚洲有码 BT亚洲无码 BT欧美无码 BT三级写真 网盘迅雷
电影区 在线无码 在线有码 高清区 VR片 蓝光原盘 高清无码 高清有码 女优全集
图片区 动图车牌 清纯唯美 网友自拍 偷窥原创 裸露激情
小说区 现代激情 古典武侠 暴力强奸 校园春色 家庭乱伦 长篇连载 情色幽默 淫妻交换








同居少妇

2月前   ·   【小说】现代激情
第1章 春日偶遇

  春天来了,莺飞草长,万物复苏,男人女人的心思都开始活络了。

  然而这个明媚的春天对秦风来说更像是一场灾难,料峭的春风让他万念俱灰。

  从民政局扯了离婚证出来,铺天盖地的阳光扑面而来,秦风长长吐出一口浊气。扭头看了一眼身边一脸冰渣子的女人,心想,从今往后这个女人就算是前妻了,同路变陌路原来也仅仅是一张纸的距离。

  前妻苏菲冷眼白了一眼秦风,冷哼一声,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扬长而去,走的是那么决绝,不带一丝留恋,那绝然离去的背影仿佛一只骄傲的母鸡。

  去他娘的,秦风心中暗骂:该死鸟朝天,以后就各人顾各人呗。

  走在银城四月的春风里,秦风心如死灰,这世上的人翻脸比脱裤子还快,自己这两年混得不如意,走到哪遭到的都是冷眼,连婚姻都受到牵连,老婆在自己最失意的时候提出了离婚。原本秦风妄想挽留的,可面对一个变了心的女人,再多的努力都是枉然,索性成全她吧。

  一辆红色的玛莎拉蒂敞篷轿车开了过来,这种高档轿车在银城这个小城十分的惹眼,街道上的人不由自主被吸引了目光,看着靓丽的轿车里坐着一名戴大墨镜的年轻女人,女人的波浪卷发被风轻轻吹起,显得十分的飘逸。

  昨夜下过一场春雨,小城的路面上还积了不少雨水,玛莎拉蒂开到秦风身边时溅起一股泥水,飞溅到秦风身上和脸上。

  原本心情就低落的秦风一阵恼怒,他奶奶个球,失意的人走到哪都倒霉,开辆破车牛逼什么,秦风勃然大怒,破口大骂:“开车没长眼啊,开那么快你就不怕一头撞死!”

  玛莎拉蒂停了下来,车上的女人脸上挤出一丝笑容,歉意地说道:“对不起啊,溅你一身泥,真是不好意思,要不我赔你一件衣服吧。”

  女人的态度不错,而且不仅穿着时髦洋气,而且长得看起来还挺漂亮,身材也蛮不错,秦风忽然发现一肚子怒火找不到了目标,摆摆手淡淡地说:“没事,你开车注意点就是了,溅到别人就没这么好说话了。”

  秦风转身想走,没想到女人忽然喊了一嗓子,“哎,你等等。”

  秦风转过身,诧异地看着女人,搞不懂她做错事怎么还没完没了啦,满脸的狐疑和不解。

  “哎,你真不认识我啦?”女人忽然笑眯眯地看着秦风说道,脸上的笑容十分亲切自然,隐隐似乎有几分熟悉的气息。

  秦风满腹狐疑地看着女人,瞪大了眼睛问道:“你认识我?你是……”

  女人笑眯眯摘下墨镜,嫣然一笑,露出两排整齐洁白的贝齿,给人一种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明媚,说道:“再好好想想,你不会真的把老同学给忘了吧?”

  看着眼前这个有着阳光般笑容的女人,秦风猛然想起来了,记忆的阀门洪水般打开,失声说道:“余昔,你是余昔?真的是你吗,我该不会是在做梦吧?”

  “哈哈哈……”女人满意地大笑起来,一脸阳光明媚地说道:“没错,就是我了。七八年不见了,没想到这么巧,在这里能碰到你。”

  “是啊是啊,我也完全没想到。”秦风兴奋异常地说道,心情忽然大好,惊疑地问道:“奇怪,你怎么会出现在银城,八年前你不是举家去了省城吗?这次回来是有什么事吗?”

  “没事我就不能来银城一日游吗,呵呵。”余昔笑呵呵地说道:“怎么,你就打算站在大街上跟我聊,不请我去你家里坐坐?”

  秦风连忙说道:“不好意思,你看我一高兴什么都忘了。我家里太乱,不方便招待客人,要不我们去找个咖啡店坐坐?”

  “也行吧。”余昔不置可否地说道,看着秦风的眼神变得复杂起来,搞得秦风都有点难为情。

  雕刻时光咖啡店,这里算是银城这个山中小城最上档次的地方了,但生意却不怎么好,平时客人不多,一杯咖啡就上百块,在银城这种小地方没多少人真正能消费得起,秦风也是咬紧牙关带余昔来的。越不如意的人越敏感,生怕被人轻视。

  余昔用勺子轻轻搅动着杯子里的咖啡,一脸玩味地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神情显得有几分拘谨的秦风,脸上始终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搞得秦风更加的心虚。

  从余昔开的玛莎拉蒂跑车,以及身穿的穿着气质,秦风就知道对方混得肯定很好,而如今自己如此落魄,就显得越发的寒酸,说话都要小心翼翼,心虚的手心都在冒汗,不自信的人就是这样。

  “这些年,你过得好吗?”秦风轻声问道,说话十分的小心。

  “嗯,还行吧。”余昔无所谓地说道,端起咖啡抿了一口,微微蹩眉,看起来这家店的咖啡不太对她的口味。

  说完这句话,秦风就不知道说什么了,掏出烟盒想抽一根烟缓解紧张情绪,可看到坐在对面的余昔,迟疑一下,又把烟放回了烟盒。

  余昔笑了笑,说道:“没事,想抽就抽吧。”

  秦风硬着头皮点燃一根烟,抽了一口后感觉情绪总算缓和了许多,抬头看了眼长得如花似玉的余昔,心中暗想,对面这个女人还是我当年认识的那个女孩子吗?

  想当年,自己可是银城一中的风云人物,余昔似乎对自己有那么点意思,可当时自己眼高于顶,一门心思想考名牌大学,对许多爱慕追求他的女生视若无睹。如今时过境迁,当年许多女生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如今成了一坨狗屎,哎,想到这里,秦风不由叹了口气。

  “听说你现在银城一中当副教导主任,干得怎么样,还顺心吧?”余昔冷不丁地问了一句,但这句随意的问话却把秦风吓了一跳。余昔刚回银城,两人也是第一次见面,可她怎么什么都知道,难道自己离婚的事她也已经知道了。

  秦风模棱两可地回答道:“还行吧,嗨,反正都是混日子,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

  “混日子?”余昔皱了皱眉头,明显满脸地失望之色,说道:“可不像你说的话呀,我记得你当年可是志向远大,有远大的报复,怎么这才大学毕业几年时间就消沉成这样了。”

  第2章 话题人物

  秦风苦笑一声,无可奈何地说道:“不混日子又能怎么样,当年我是志向远大,可那是因为自己太幼稚,根本就不了解什么是现实世界。现在我终于明白了,当年自己就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蠢材,简直太可笑了。”

  “不,你不能这么说自己。”余昔忽然变得十分激动,满脸激动地反驳道:“你不能这么消沉下去,更不要妄自菲薄。你是有理想有抱负有才华的人,不能因为短暂的逆境就对现实彻底失望。生活不是你认为的那样,还是有很多美好的东西存在。”

  “美好的东西?在哪里,我怎么看不到。”秦风苦笑道,光有理想有抱负有才华有个屁用,没有关系,没有背景都是骗人的鬼话,在银城这个小地方就是混不开,只能做一条委曲求全的走狗。

  余昔却一脸坚定地说道:“你早晚会看到的,现在我只问你,你还有理想吗?”

  看着余昔坚定的目光,秦风心里没来由的多了几分自信,迟疑片刻,点点头说道:“有!”

  “是什么?”余昔步步紧逼道。

  秦风斟酌片刻,认真地说道:“当上我们学校的正教导主任,行政级别提到正科级。”

  噗嗤,余昔一口咖啡差点喷出来,看着秦风一脸认真的样子哈哈笑了起来,眼神里全是又可笑又可气,笑了半天才止住笑,手指着秦风说道:“你就这点出息?我当是什么理想呢,原来你对生活就这么点盼头。”

  秦风却一点也不觉得可笑,这是事实,如果不是干了四年教导副主任都没升上去,老婆苏菲也不至于跟自己离婚。当年能当上教导副主任,还是苏菲的叔叔,当时担任教育局副局长,给自己了这么一个职务,他到现在估计还是个普通教师。两年前苏菲的叔叔退休了,自己的仕途也就停步不前,而且随着校长换人,自己连副主任都快保不住了,随时有可能被某个皇亲国戚替换掉。

  秦风正色说道:“余昔,可能你觉得这点愿望十分可笑,但对我来说却非常重要,关系到我的生存空间和地位。在银城这个小地方,人都活得很现实,很短视,只看重眼前利益,可是没办法,这就是生活现实。”

  余昔仍然满脸带笑,无奈地说道:“好吧,算我怕了你。也许你说的是客观现实,不过对那你这个答案我很失望,太小家子气了,这跟多年前的你简直就判若云泥。”

  “大概是吧,”多年前自己是什么样子,秦风都有些想不起来了,他苦笑一声,无可奈何地说道:“可是有什么办法,只能向现实妥协了。”

  余昔看着满脸苦涩,一幅看透人生的秦风,心里没来由的感到一阵心酸和痛楚,眼神里满是怜悯,默默无语半天后才说道:“相信我,生活没你想象的那么好,可也没你想象的那么糟糕。你这个愿望我来帮你实现,不过我希望你能振作起来,做回从前的你自己。”

  秦风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个女人,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但最后那句话却在他耳边炸响,她来帮自己达成愿望,凭什么?

  秦风离婚的事当天就在银城一中传开了,几乎所有教师第一时间就听到了风声,一件小的不能再小的事硬是闹得满城风雨。

  小地方就是这样,一点风吹草动都能搞得人尽皆知,单调乏味的生活让人们对任何变动都异常敏感,就连大街上跑的野狗都能嗅到味道,秦风对此感触尤其深刻。

  早晨他是请假去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的,下午回到学校里,很多人有意无意就拿秦风打趣,有人看着秦风幸灾乐祸地问道:“哎,秦副主任,听说你离啦,真的假的?”

  秦风没有理睬对方,径直向自己的办公室走去,路上碰到教导主任张大发,更是挤眉弄眼地看着秦风问道:“哟,这不是小秦吗?现在又恢复快乐的单身汉了,今晚是不是摆一桌庆贺庆贺啊。”

  看到这个张大发,秦风心里的火就蹭蹭往上蹿,这孙子这些年不仅牢牢压着自己一头,还对苏菲觊觎已久,总是挑拨自己的夫妻关系,好几次言语间吃苏菲的豆腐,完全不把秦风当回事。

  这次学校换了校长,紧接着副校长和教导处的主任副主任都要调整,据说张大发市里和教育都有关系,这次很有可能当上副校长,整天得意忘形,到处牛逼哄哄的,走路都踮着脚,正眼都不看人了,整个一幅小人得志的嘴脸。

  “张主任,我离不离婚跟你有啥关系?”秦风终于忍无可忍,出言反击道:“这世上总有那么一撮人,整天吃饱了撑的关心别人家的事,你劝你还是管好你自己老婆,万一你这副校长当不成,她说不定也跟你闹离婚。”

  张大发没想到秦风居然敢跟自己顶嘴,勃然大怒,脸色一变,手指着秦风骂道:“姓秦的,你嘴巴放干净点,都已经混成这个鸟样了你还绷着劲,真把自己当个人物啊。我要是你,早就一头撞死了,老婆跟人跑了,副主任都保不住了,你还活个什么劲!”

  秦风懒得跟他斗嘴,鄙夷地乜斜一眼,大步往办公室走去。进入办公室后猛然发现,刚才还热闹非凡的办公室忽然一下子安静起来,里面的人都不吭声了,假装各自忙自己的事情,眼睛却有意无意往秦风身上瞄,那眼神让秦风如芒在背。

  秦风叹了口气,冷眼扫了众人一眼,做到自己的办公桌椅上,拿起教案却一个字都看不进去,脑子里乱哄哄的,一会是早晨离婚时前妻冷漠的神情,一会是张大发那张可恶的嘴脸,一会又是余昔貌美如花的倩影,浑身都感觉难受起来。

  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自己的私事碍着谁了吗,咋就让自己一下子成了话题人物?可秦风没有意料到,从这一天开始,他的生活不仅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而且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银城一中的话题人物。

  第3章 时来运转

  几天后,市委组织部的考察组到了银城一中,这次考察组主要任务就是调研考察银城一中的副校长和教导主任等中层干部。谁都没有想到,第一个被叫去谈话的不是张大发,也不是呼声最高的其他人,而是郁郁不得志的秦风。

  别说秦风彻底懵圈了,连校长和几位在职的副校长也都蒙了,校长杨伟奇纳闷地问考察组带队的干部处处长李奇:“李处长,会不会是你们的名单搞错了,我们学校提供的考察人选没有秦风这个人啊?”

  李奇十分肯定地回答道:“不会有错的,你去把人叫来吧,我们考察组要先跟他谈话,通通气。”

  一脸郁闷的校长杨伟奇离开一号会议室,摸着脑袋半天没想明白这里面哪里出了差错,秦风什么时候成了重点考察对象?他该不会是因为离婚的事儿作风出了问题,被人举报了,考察组这是来兴师问罪的。想到这里,杨伟奇坚定了自己的想法,没错,一定是这样子的。

  想通了这一点,校长杨伟奇不由对秦风有点同情起来,原本挺好的一名教师,可惜人有点爱较真,又比较清高,可惜家里没啥背景,这种人注定是要吃亏的,否则也不可能越混越混不开了,在整个银城一中都有些无立锥之地的趋势。

  出于对秦风的同情,杨伟奇亲自去了教导处办公室,叫上一脸懵然的秦风往一号会议室走去。在秦风离开办公室的时候,背后是一大片送行的目光,有幸灾乐祸的,有同情的,又冷眼旁观准备看热闹的。总之大家都认定了一件事:秦风这回要倒霉了。

  到了一号会议室,校长杨伟奇和秦风在考察组对面的桌子旁坐下,一脸不明所以地看着考察组的人。组织部干部处处长是这次考核的主要负责人,旁边还坐着一男一女,一个负责记录,一个负责补充问题。

  李奇戴着一副斯文的眼镜,人看起来很精干,一双眼睛炯炯有神,透露出睿智的光芒。作为组织部主要负责干部考核的人,李奇阅人无数,还是很有几分看人识人的眼光的。

  “李处长,这位就是你要找的秦风,他……犯什么错误啦?”杨伟奇满脸狐疑地看着李奇,终于忍不住将心中的疑虑问了出来。

  李奇怔了一下,不过很快明白过来杨伟奇的疑问,笑了笑说道:“犯错?他能犯什么错,我们是来干部考核的,不是纪检纠察的。杨校长,你出去吧,我们要单独和秦副主任谈谈。”

  这么简单的一句回答,对杨伟奇来说却如同晴天霹雳,考察组真的是来考核秦风的,那也就意味着这次干部调整他是重点培养对象,难道这家伙开始转运了?杨伟奇感觉脑子不太够用了,从来没听说秦风又什么背景啊,这与之前从市委组织部传出来的考核名单明显不符啊,到底是什么人干预了这次干部调整?

  秦风更是彻底晕菜了,从来就没想过自己能进入考核名单,而且这次铁定是要被调整出去的,下放到哪个镇上的中学当个普通教师,这才几天时间,怎么风向就彻底转了?

  直到跟考察组谈完话,秦风的脑袋还是蒙的,这太不可思议了,简直像是在做梦一样,一切都是那么不真实,那么虚幻。

  自己居然被列入重点培养对象,副科提正科,职务很有可能就是梦寐以求的教导主任,这在银城一中可是个肥缺,实权人物,上通下达,有时候教导主任说句话比副校长还管用。想到这里秦风就心情激动,一个心如死灰的心脏开始剧烈跳动,这一刻才确切意识到春天真的到来了。

  回到自己家里,面对家里的冰锅冷灶,秦风的心情却好极了,自己下厨抄了两个菜,焖了一锅米饭,特意下楼去买了一瓶白酒,自斟自饮起来。

  喝得晕乎乎的时候,秦风猛然想起来那天余昔给自己说的那番话,难道这种转变跟余昔有关?可她究竟是干什么的呢,虽然看起来很有钱,可能把手伸进银城的官场,这能量就有点恐怖了。

  秦风被组织部重点考核的消息像是长了翅膀的风筝一般,一天之内再次传遍银城一中的每个人耳朵里,甚至传遍了银城的大街小巷。所有认识或者知道秦风的人都在议论,这个秦风怎么突然就走了狗屎运,明明要被下放的人,怎么就突然福星高照,成了香饽饽?

  银城一中更是有很多人睡不着觉,百思不得其解,凭什么?凭什么这个混得不如一条狗的秦风突然就要被提拔了?组织部的那些人脑袋被驴踢了吗?

  教导主任张大发在家里大发雷霆,破口大骂,骂得房顶都在震动。今天他没有被找去谈话,他已经明显感觉到了危机,形势对自己很不利,难不成自己升职的事要泡汤了?这个姓秦的要上位?

  不行,绝对不能让这种事发生,如果真是那样,自己在银城一中还有什么颜面混下去。想到这里,张大发披上外套,怒气冲冲走出家门,跑去教育局找自己的靠山商量对策去了。

  与此同时,秦风的前妻苏菲也听到了风声,一开始她根本就不相信,觉得这根本就是扯淡,秦风如果能被提拔,除非母猪能上树,自己也不会跟秦风离婚,那还不翻了天了。可消息传得有鼻子有眼,很多人都在传,大家都说秦风走了狗屎运,语气里有羡慕,但更多的是嫉妒,这就让苏菲心里泛起嘀咕,难道是真的?

  苏菲是个彻头彻尾的官迷,自己靠着叔叔的余荫在社保局谋了个职务,可想往上爬根本不可能,这辈子是没啥希望了,因此将全部希望都寄托在秦风身上。

  可这些年秦风混得很不如意,走到哪都不吃香,亲戚朋友们整天笑话秦风除了清高傲慢,屁本事没有,恐有志向,其实就是块扶不上墙的烂泥。这让苏菲十分恼火,为此吵架拌嘴是家常便饭,最后实在忍无可忍,毫不犹豫选择了离婚。可刚离完婚秦风就真的被提拔了,那自己不是亏大了?

  想到这里,苏菲也坐不住了,摸出手机想给秦风打个电话,可翻了半天通讯录,才发现自己早已将秦风的手机号码删掉了,可想而知,当初对秦风她是何等的失望,何等的决绝。

  第4章 一夜春风

  忽如一夜春风来,秦风即将被提拔的事情如同一条重磅新闻传遍了银城内外,所有人都在议论这个消息,大家的第一反应出奇的一致,秦风这小子走了什么狗屎运?这背后是否有什么惊人的内幕?

  而秦风却感觉自己的春天真的来了,料峭的春风也没有那么凛冽,淤积了多年的郁闷一扫而空,而周围人对他的态度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从第二天早晨秦风来到银城一中就明确感觉到了。

  走到校门口,路过门房时,以往从不怎么理睬他的门房老头看到秦风首先眼前一亮,脸上洋溢着亲切的笑容,带着讨好的口吻喊道:“呀,秦主任,今天来的好早啊。”

  其实今天早晨秦风来的比以往都要晚了许多,昨晚一个人独自喝了一瓶酒,有点高了,今早起床晚了些,所以来的时候学校的早自习早完了,学生们已经开始在操场上跑步做早操,可这门房老头却偏恭维他来的早,好像领导就应该迟到早退似的。

  秦风没说什么,淡淡地笑了笑,算是做了回应,快步往教学楼走去。一路上碰到不少人,都纷纷热情地跟他打招呼,一个个脸上都挂着亲切的笑容,仿佛见到了久违的亲人。这让秦风感觉很不自在,以往没人把自己当回事,可提拔的消息一传出,所有人的态度纷纷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虽然很虚假,但却又很真实。

  人这玩意可真是势利虚伪的动物,秦风心里一边暗骂,一边往教导处走去,刚走到门口就碰到满眼血丝的张大发,显然昨晚没睡好。张大发神情不善,看自己的眼神恶狠狠的。

  “秦风,你是怎么回事,看看现在几点了,这个时候才来上班,你还有没有一点纪律性,怎么给学生做好表率?”张大发的确一夜没睡好,心里窝着一股邪火,心里对这个突然横插一脚的秦风极度愤怒。

  张大发昨天找了自己在教育局的靠山,对方隐晦地表达这次提拔估计是无望了,而且告诉他一个惊人的内幕:原本这次考察是没有秦风的,而且是准备被调整出银城一中的对象,可市委专职副书记忽然横插一手,点了秦风的名字,要求组织部重点考核培养这个人。市委专职副书记管干部,组织部提名,教育局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秦风跟张大发一直都不怎么对付,自从到了银城一中张大发就左右看秦风不顺眼,最主要的原因是秦风毕业于京城名牌师范院校,而张大发只是本省师专毕业,秦风身上那股优越感让张大发又自卑又不服气,因此明里暗里没少整过秦风,两人虽然在一个办公室,但积怨已久,矛盾无法调和。

  秦风没有理会张大发的挑衅,自己今天的确迟到了,白了张大发一眼径直往办公室走去,身后却传来张大发不依不饶的怒吼声:“站住!姓秦的,你必须把理由给说清楚,否则这事没完。”

  停下脚步,秦风扭头冷眼瞪着张大发冷哼一声:“有病!”

  张大发感觉自己受到了严重的蔑视,你秦风还没提拔呢,就完全不把老子放在眼里,等你上来了哪还得了!太放肆,太嚣张了,憋红了脸怒吼道:“姓秦的,牛逼什么,文件还没下来,你还什么都不是,老子就是你的上司,就要管着你!”

  “张主任,你不会是吃错药了吧?小题大做,我就是迟到了,你去校长那里告我吧,打小报告,扣我工资,罚我奖金,除了这些你还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我接着就是了。”秦风争锋相对,这些年张大发没少扣罚他,动不动就打小报告,让他十分鄙视这个人。

  秦风也不是省油的灯,堂堂京师高材生在这个小城里委曲求全,受尽白眼,一身抱负无法施展,也蹩着一肚子邪火。自己要被提拔了又没碍着你张大发什么,你盛气凌人的想干什么?

  听到两人的争吵声,各个科室的人都探出脑袋,幸灾乐祸地看着两个人你来我往。负责教学的副校长覃明从办公室走出来,冷着脸瞪了两人一眼,低吼道:“吵什么吵!当着这么多人也不嫌丢人。张主任,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我有事跟你说。”

  张大发无比怨毒地瞪了秦风一眼,怒气冲冲往副校长覃明办公室走去,走到秦明身边又一如既往开始打小报告:“覃校长,这个秦风太不是东西了,自己迟到一点都不反省,还反过来倒打一耙!”

  覃明冷着脸说道:“你少说两句,进来我有事跟你说。”

  张大发进了覃明办公室,办公室门被关上了,秦风也进了教导处办公室,办公室的人纷纷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地问道:“秦主任,都说人逢喜事精神爽,可你这是怎么了,刚来就跟张主任吵起来了。”

  秦风懒洋洋地笑了一声,无所谓地说道:“没事,一大早就碰到一条疯狗,就当是被咬了一口。大家都忙去吧,别因为这事耽误工作。”

  可办公室的人却没人离开,围着秦风问东问西,一个个表现得关怀备至。所有人都听说了,秦风马上要被提拔了,很快就是教导处主任,而张大发很有可能要给人家腾地方。一朝天子一朝臣,还不得抓紧时间赶快跟这个新上司搞好关系,以后也能捞点实惠不是。

  “秦主任,听说提拔你当主任的文件马上就要下发了,今天你可要请客啊,我们办公室提前替你庆贺庆贺。”一个中年女人眉开眼笑地说道,一笑脸上的脂粉都要掉下来了,看得秦风有点反胃。

  这女人是个长舌妇,哪里有是非哪里绝对少不了她,平时没少给秦风使绊子,可今天却一反常态,对秦风关怀备至,秦风刚进门这女人就给秦风的杯子斟满水递了过来,而且还放了不少她平时自己都舍不得喝的好茶叶,始终围着秦风转悠。

  “八字还没一撇呢,这种事可不能乱说。”秦风随口敷衍了一句,在银城一中这个小官场混得时间长了,秦风也见惯了官场沉浮,也变得十分谨慎小心,不到最后下文的那一刻,决不能掉以轻心,被人抓住把柄。

  第5章 美人有约

  虽然身边的人态度发生了转变,但学校的一切秩序照旧,秦风仍然照惯例去各个教室巡视一番,碰到的各个代课老师都对他报以热烈的笑容,态度一个比一个热情。

  对这些秦风很快就习惯了,趋利避害见风使舵是人的本性,其实也无可厚非,但内心深处却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压力,大家对自己如此热情无非是冲着他很有可能被扶正,但万一出点变故,最终功亏一篑,结果可想而知,这些人会马上翻脸,自己的境遇会比以前更糟。

  早晨最后一节课的铃声马上就要响了,秦风往办公室走去,准备把手头一点工作处理完就出去吃午饭了。这时候一个身姿窈窕的身影从英语教研室出现,高跟鞋铿锵有力地敲击着地面径直向自己走来。这个女人穿着得体时髦,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随意扎了个马尾盘在脑后,一张俏脸冷若寒冰,目不斜视,高傲而冷艳,一幅生人勿进的姿态。

  这个冷若冰雪的美女是学校教英语的女老师欧阳青,是银城一中有名的冷美人,毕业于上海外国语学院,而且去英国短期留过学,算是一名精英海归,平时高傲得像个飞机似的,除了有数的几名领导,从不正眼看人。当然,人家有傲慢的资本,相比较银城一中这些教师,人家可是见过大世面,喝过洋墨水的海归精英,看不起银城这群土包子顺属正常。

  “秦主任,你好,在例行巡查呀。”秦风没想到,这一次欧阳雪居然主动跟他打招呼,仿佛谁都欠她钱的一张冷脸上难得露出一丝笑容,眼睛眯成一条月牙,十分的美丽迷人。

  秦风一开始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听错了,也看错了,下意识摇了摇脑袋,看着眼前这张笑眯眯的俏脸,知道不是出现幻听,有点受宠若惊地应道:“是啊欧阳,最后一节是英语课?”

  “是的呀。”欧阳青笑眯眯地说道,一脸的冰霜化作无穷的媚意,声音嗲嗲地说道:“恭喜你呀秦主任,听说你要高升了。”

  以往欧阳青都是鼻孔朝天,几乎没怎么正视过他,每次擦肩而过都只能闻到一股暗香浮动,但却几乎没说过几句话。像所有的男人一样,漂亮的女人永远是男人关注的焦点,学校男老师们YY的目标,秦风也暗中垂涎过欧阳青的美色,但更清楚自己在学校的地位,一个被冷落被轻视的底层小干部,哪里能入得了欧阳青的眼角。这些想法也只能偷偷摸摸想想,狂吞下一堆口水罢了。

  可今天欧阳青主动示好,秦风原以为自己会不为所动,但猛然发觉自己也是一身贱骨头,欧阳青一句轻飘飘的言辞就让他骨头都酥了,忍不住有点飘飘然,谦虚地说道:“先别着急恭喜,不是还没下文嘛,呵呵。”

  如果是别的人,秦风顶多随口敷衍几句,但面对欧阳青这样高傲冷眼的美女,又是海龟留学生,潜意识里很希望得到她的认可,因此话语里难免有些自得。

  欧阳青今天的态度确实出奇的好,笑笑说道:“秦主任真是谨慎,虽说没下文,但市委组织部都传开了,这事还能出纰漏。再说你也是名牌院校毕业的高材生,只是在这里被埋没了,提拔不过是早晚的事了。”

  秦风笑笑,内心不由一阵得意。这时候上课的铃声响起,欧阳青神色一肃,迈步向教师走去,刚走了两步,忽然停下来,回头冲秦风嫣然一笑,忽然低声问道:“中午有时间吗?要不我们一起吃个饭吧。”

  秦风愕然,猛然一愣,完全没料到这个高傲冷艳的冷美人不仅对自己态度转变,而且居然还主动邀约,这是什么情况?秦风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还是自己的桃花要开放了,怔怔的一时居然没有及时反应过来。

  然而欧阳青却误会了,以为秦风不愿意,脸色一变,瞬间恢复了以往的冷色,冷冰冰地说道:“没空就算了,不勉强。”

  说完欧阳青抬腿准备离开,秦风反应过来,马上喊道:“等等,有时间啊,你说去哪里吧。”

  欧阳青心情好转,妩媚地白了秦风一眼,低声说道:“下了班你在盘旋路的十字路口等我,我开车过来接你。”

  扔下去这句话,欧阳青飘然离去,留下一脸惊疑的秦风。这太突然了,万万想不到银城一中的冷美人居然邀请自己一起出去吃饭,简直不可思议,难道这里面有什么隐情?

  在忐忑不安与甜蜜期待中,秦风在办公室度过了这如坐针毡的最后一个课时,内心十分纠结矛盾,既希望下课铃声早点响起,因为那样他马上就可以与学校的冷艳女神共进午餐,可又害怕铃声响起,担心一切的美好幻想被无情粉碎。秦风很清楚,欧阳青这样的美女不是自己这个级别的人能够采摘的,多少人对其垂涎欲滴,自己恐怕无福消受。

  终于,难耐的一个课时过去了,下课铃声响起,学校的学生和老师蜂拥而出,以最快的速度离开校园。

  秦风走出校园,大步向与欧阳青约好的盘旋路十字走去,可刚走出校门不远,就听到一个曾经无比熟悉又无比陌生的声音在身后响起,“秦风,你给我站住!”

  听到这个声音,秦风不由自主打了个冷战,心中暗想:见鬼,她怎么来了?

  秦风扭过头,就看到了一脸冷色,穿着一身女士西装的前妻苏菲。苏菲的精神看上去不太好,眼睛里有血丝,穿衣打扮还像离婚前一样古板守旧,一年四季大部分时间都是一身工作服,虽然也化妆,但明显不得要领,这让她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大一些。

  从去年冬天开始,他们就冷战了一个冬天,篇幅有限 关注徽信公众号[若兰书城] 回复数字118,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平时话都懒得说,直到春节期间才有所改善,但却是变本加厉的争吵。苏菲对秦风混成不得已十分不满,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这个男人身上,可他却屡屡令自己失望透顶,搞得她在亲戚朋友满前都抬不起头,这样的婚姻味同爵蜡,好在婚后多年没有孩子拖累,这才毫不犹豫选择了离婚。

  可这才离婚几天时间,她居然主动找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