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区 火箭云盘 BT最新合集 BT亚洲有码 BT亚洲无码 BT欧美无码 BT三级写真 网盘迅雷
电影区 在线无码 在线有码 高清区 VR片 蓝光原盘 高清无码 高清有码 女优全集
图片区 动图车牌 清纯唯美 网友自拍 偷窥原创 裸露激情
小说区 现代激情 古典武侠 暴力强奸 校园春色 家庭乱伦 长篇连载 情色幽默 淫妻交换








危险性游戏

2月前   ·   【小说】暴力强奸
危险性游戏(1)

1

    我是一个被人间蒸发了的人,原来的一切都成为空白。在这个陌生的城市没有人知道我是谁,曾经做过什么,其实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有了新的生活,只是长期在危险甚至是血腥的环境中生存的人,一旦平淡下来,就显得茫然而又泛味。

    我现在的名字叫梁婷,不久前有了一份新的工作,保险业务经理,可笑的是这样的经理在保险公司多不胜数。其实我并不缺钱花,只是为了给自已找份事做,觉得只有这份工作才适合我。这倒不是说我有多么的能干,恰恰相反,我没有学历,没有任何工作的经验,什么都不会做,至少目前为止,我觉得自已就像是个白痴一样,无所是从。因为并不再乎钱,所以在保险公司有没有业绩,能不能拿到工资也就无所谓了。当然这也并不表示我不工作,不努力,只不过是抱着无所谓的心态罢了。

    我大概二十七岁了吧,因为是孤儿,所以我不能确定自已真实的年龄。老女人了,不是吗不过我似乎是那种天生丽质的女人,肌肤看上去还是水嫩柔滑,虽不如少女那般纯真可爱却显得成熟。风情。妩媚呵呵,自已夸自已还真不好意思呢,可能是有自恋的情结吧,我对自已的身材容貌有着相当的自信,这在以前的经厉就充份地体现了出来。

    汪玲二十岁不到,只不过是总经理的秘书,却是个实权人物,傻子都能看得出来她和总经理关系爱味,公司大小事务更是一把抓,没人敢得罪她。不过让我很郁闷的是,汪玲对我却是充满了敌意,如果不是总经理执意留下我,可能早就被她扫地出门了吧,或许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让她觉得我危协到了她的地位, 这才心有怨恨吧。当然,她的怨恨也决非无的放矢,我也清楚总经理留下我决对没安什么好心,从他看我的眼神就可以知道他居心不良。

    总经理名叫钱旺财,四十来岁,矮矮胖胖,和他站在一起,我都高了他一个头,长像也不敢恭维,留着八字须,小眼睛,园头鼻,不过却白白净净,明显的养尊处优惯了。这厮最大的特点就是好色,小眼总是色迷迷的,喜欢动手动脚,有事没事总是和我套近乎,不是请我吃饭就是趁机揩油,不过我对他也实在兴不起一点兴趣,倒不是讨厌他,这厮除了好色之外,别的都还好,人也很随和,偶尔被他煞有介事地占些便宜也无可奈何,公司里女职员哪个不被他占些手脚便宜的,都已经有些麻木了。

    汪玲对我从来就没有好脸色,总是拿我的业绩说事,我挺无所谓的,一副虚心受教的样子。这天居然出奇地给了我一份差事,看在我没有什么客户的份上,给了我一份合约,说是有一个客户保险到期,让我晚上九点去续约,还百般叮嘱我,这份险单很重要,不管怎样都要让客户签单。

    我当然不会认为她会有什么好心,不过我一点都不担心,经厉过生死的人还有什么好怕的。在市必竟不久,不是很熟悉,只好打的,哪知出租车走了半个多小时才在一条炫光异彩的街道边停了下来。这里很显然是个老城区的样子,感觉更像一个红灯区,游人很多,打情骂俏的声音不时传进耳里,更有穿着暴露的感女郎招摇过市。下车还没走几步,就听到一个女子的惊叫声:啊抢劫啊。转身看去,却见俩个痞子模样的青年从一个女子手里抢走皮包,仓惶而逃。还在考虑要不要管闲事时,街边的另一角,数十个男子持刀追杀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行人如故,除了看热闹的竟没有一个阻止或报警的。我不禁苦笑,看来这是一个被治安放弃的地方,三教九流。鱼龙浑杂,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出租车就停在和客户约定的地方,是一家叫做天堂的夜总会,不过在大大的天堂招牌下,一行闪烁的玻璃管弯曲的字让我心里一跳,赫然写着:sm虐恋者俱乐部。

    我有些讶然,原来这种另类的东西也有堂而皇之的时候。我的某心弦似乎被拨动了一下,不知为什么就有些激动起来,犹豫了一下,心怀坎坷地走了进去。

    大厅很明显是一个很普通的集餐饮。娱乐为一体的夜总会,昏暗的灯光,重音乐,疯狂摇晃的人群却没有看到我所期待的那一幕。我的穿着很明显与这里的气份格格不入,西装套裙,很职业女的装扮,不过却没有引来奇怪的目光。我直接绕过舞池,向一侧的电梯走去,和我约见的客户是在顶楼的某个包间等着我。

    到达顶楼时,刚出电梯就被俩个槐梧的肌男给拦住了。这俩个肌男典型 的sm装扮吧,至少让人一看上去就会联想到sm。上身除了两条紧紧箍住结实肌的皮带,便是环在脖子上的项圈,下身也仅仅是一条皮革短裤和大头皮靴,长像凶狠,不是善类。

    拦住我的理由很简单,出示会员证,我哪有什么会员证,告诉他们我是来找人的。来找人的也不行。不管我怎样解释,就是不让进。气恼之下狠不得出手将 这俩人打晕。

    要进去也简单,一:加入会员,会员费二十万。靠,我哪会带二十万在身上。

    相比第一条,第二条却让我乒然心跳,充当m女,在这里m女是免费的,就像一些舞厅男人要票女人免费一个道理。不过在这里,m女是要被绑起来才可以免费的。

    我险些就选择了第二条,不过女人的矜持和羞耻的心理让我欲罢不能。必竟是第一次来,里面是什么情况本就不了解,会发生什么事也不知道。无奈之下,只得给汪玲打了个电话,告诉她这里的情况,让她联系那个客户出来或是换个地方。

    汪玲很显然早就知道这里会发生什么,语气很轻松也很严厉:哦,没什么,如果你不想成为会员的话,那就让他们绑吧,俱乐部有俱乐部的规距,不会有人乱来的,放心好了。记住了,这个客户很重要,每年的保费足可让我们公司无忧了,也不是我们公司得罪得起的人物不管怎么样,你一定要让她续签,嗯,你不会让我失望的吧嘿嘿,要是办不好,明天你就不用来上班了,好了,就这样吧。

    能不能继续在公司上班,我其实是很无谓的,虽然很不满汪玲的语气,有一点不服输的劲头,但真正让我想要继续的嗯,是sm。尽管以前从没有玩过sm游戏,但不可否认,我对它有着浓厚的兴趣,记得以前训练时我就被捆绑过,那以后,就让我对捆绑产生奇异的心理。只是事隔几年,有些淡忘了,这次却像是尘封以久的记忆赫然被打开了,并且来势激烈,让我无法拒绝。是的,我已经离开了已前的生活,现在的我空虚。寂寞,潜意识里总有些寻求刺激的念头,s m无疑让我觉得刺激。

    汪玲的话让我羞耻的心理有了很好的借口,收起手机,然后耸耸肩,一副很无所谓的样子,说道:好吧,你们绑吧,那个人是我的客户,对我很重要,我不想失去这份工作。

    陆陆续续地已有不少穿着皮革服饰的男女从我身边进去,也有戴着面具,让我怪难堪的,也不好意思打量他们,不过很显然,有些披着皮大衣的女子像是被绑着的样子,特别是脖子上的项圈,更为显眼。

    俩个肌男也没什么表情,相互点了一下头,其中一个对我说:请跟我来。

    肌男带着我走到一条走廊的尽头,敲开一间房门。开门的是一个很斯文的男人,三十来岁,手里还整理着一卷麻绳,见到我时,眼睛一亮,上下打量了一下,很热情地招呼:嘿,美女,欢迎光临。然后让开身子,让我进去。肌男却一声不吭地走了。

    房间倒不是很大,不过却有很多的小隔间,不管是墙壁还上案台上竟是摆满了绳子,还有一些皮革制成的sm用具。

    斯文男在我背后说:小姐你真漂亮,是第一次来吧,嘿嘿,喜欢怎样束缚呢你看,我们这什么都有,收费也很便宜,如果小姐自已带着绳子或是用品,那么再下很荣幸为美女服务,并且完全免费。

    我讶然:还收费

    斯文男讪讪地笑道:我们也得吃饭啊,嘿嘿,小姐也不会再乎这么点钱吧

    这时,一个小隔间的门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长像颇不俗的少妇,戴着一个蝴蝶面具,红红的嘴唇很是艳丽,穿着一身紧贴体的皮衣,脖子下露出一大片白白的肌肤,深深的沟很是诱人。脖子上戴着一只皮革项圈,细细的链子垂在突出的前,不停地晃动。两皮带交叉在前勒过,竟然是双手被皮革单手套束缚着,而在手腕和手肘处又加了一道皮带,使之双手在背后绑得更紧。

    我呆呆地看着她,心里涌出一股莫名的冲动。或是被我看得不好意思了,嘴角嚅动一下,然后微微地对我点了一下头。我也觉得自已失态了些,羞赫地低下了头,却看到她一双美腿的脚腕处竟然还铐着脚镣,高跟鞋的跟也高得离普,怎么也有十二公分的样子。

    第一次来吧没什么好害羞的,喜欢的话就去享受快乐吧。少妇淡淡地说。

    我本想解释的,那少妇却迈着极小的步子走到了门口,斯文男给她打开了门。

    紧接着从隔间里出来一个男人,很年轻,也很帅气,脸上有些潮红,下意识地整理了一下裤子,对斯文男说:我我出去一会。低着头很快地离开了。

    刚才那个女人。我忍不住问。

    哦,和你一样,sm爱好者,以前倒是和同伴一起来,后来经常一个人来,熟客,其它的也不方便说,不过很有钱,出手也很大方。

    她不是在这里工作

    不是,这里工作的小姐有专门的地方和绳师,我们这儿是专门为没有玩伴或不是会员服务的地方,哦,这样的人其实有很多,男人也有,不过我们不绑男人,呵呵,其实说穿了也没什么不好意识的。

    我我想你误会了我是来找人的。我不好意识地解释了一句。

    找人来这找人。斯文男似乎有些惊异,后面的话却没有说出来。

    这这儿的规距我也没办法嗯里面是不是很乱啊

    还可以吧,也不是很乱,来这里的人大都还讲规距,你要是不愿意,也没人敢强迫你,呵呵这规距虽然有点那个,不过嘛其实也是俱乐部为安全考虑,不是会员,谁知道你是干什么的,警察记者如果被拍了照就不好了,不过你放心,这儿的老板有很深的背景,只是为了避免麻烦而以。还有就是嗯,这里的m女并不多,本来开始不是会员是不让进的,后来会员多了,m女明显不够,所以只要是女,俱乐部就欢迎,当然必需被绑着,充当m女,撑撑场面也好。哦,你要是有兴趣,也可以在这里挂名,做sm女郎,很自由的那种,有空就来玩玩,也有选择客人的权力,呵呵不但有钱拿,还可以享受乐趣,当然报酬俱乐部会有提成,呵呵,你要是不喜欢,我随便绑绑吧,不过可惜了,你的身材很完美,绑起来的话会会更美呵呵。

    听到随便绑绑的话,我竟然有些失落的感觉。我只说来找人的又没说我不喜欢啊。话已出口,我总不好意识说我喜欢,你绑紧一点吧。我点点头,说了声谢谢了,问他绑我要多少钱。晕,很无奈又很无耻的感觉,让人捆绑还要付钱

    算了吧,我们其实只对有这方面爱好的人收费我免费绑你吧,绳子送你了,不过你以后真要是喜欢上了,就请照顾我的生意,我叫李辉,很乐意为你服务,特别是像小姐这样的美女。

    我下意识地就点了点头,有些羞赫地将手中的小文件包放在桌上,然后反剪双手:你你绑吧。

    李辉就将一直在手里整理的绳子绑到了我的手腕上,感觉真的不是很紧,但也不松,至少不可能轻易挣脱。接下来他将我的双手提了起来,这使绑住手腕的绳子显得更紧了些,已经没有可以挣脱的感觉了。绳子绕到我的身前,从上又绕到背后,然后在背后打结,又从下绕了一道在背后绑上。边绑他边说:这是高手小手缚,很简单的一种绑法,被绑的人感觉上也很舒适。

    我没有说话,从绳子绑到我的手腕上的时候,我就显得有些兴奋了,也开始有些惶恐起来,我当然知道被捆绑的我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处境,也就是说我一点自我保护的能力都没有了,谁都可以欺侮我,任人宰割也恰是这样的惶恐,让我压抑不住地感到了兴奋。

    自始自终这个叫李辉的斯文男都很认真地捆绑着,没有一丝趁机占便宜的动作出现,让我不禁对他产生了一种好感。现在绳子已经从两肩绕到了我的前,而他的双手就在我前很敏感的地方舞动,很小心,似乎很怕碰到敏感的部位让我不满。绳子在我的双之间将前上下两道绳子连在了一起,又绕成麻花状,这使我的部看上去更加挺拨,甚至还崩开了白色衬衣的一个扭扣。

    已经绑好了,虽然算不上紧,却让我难以动弹。李辉像是在欣赏他的作品一样,感觉很满意,不过似乎也有一些遗憾,然后拿起桌上的文件包塞在我的手里,对我说:好了,可以进去了。

    我的脸已经很烫了,有些难堪的样子,不过还是点了点头,说了声谢谢。李辉打开门送我出去时,我的心跳得更厉害了,除了羞耻的心里更多的却是无比的兴奋,当然也有一些惶恐和害怕的感觉参杂在里面,我真的怀疑自已是不是疯了,竟然会不管不顾地接受一个陌生人的捆绑,然后没有任何自保能力地置身于一个色情场所,这无疑于一只绵羊进入了狼群一样

    肌男木然地为我推开了门,没有丝毫要占我便宜的意思,这让我稍稍地安了些心,或许这个俱乐部真的是一家供虐恋爱好者聚会的场所吧。进去时又是一片昏暗,几乎看不清人的面孔,大厅很宽敞,几乎占了顶楼的二分之一。顶端是一个舞台,一束强光照在舞台中间,正有一个戴着面具的男人挥舞着手中的绳子,很有艺术地舞动,而一个身材很魔鬼地女人惊慌失措地在地上扭动挣扎,像是在逃避男人的魔爪,身上的衣衫也被撕成一条条的,仅仅是遮住了重要的部位。

    这算是很艺术化的表演吧。虽然我很想继续看下去,但身边不时经过的人影让我难堪,而且也逐渐地感到被占了便宜。一只手很轻巧地搭在了我的腰上,我本能地扭动了一下,却被那只手依势带到了一个男人的怀里。

    嘿,美女,一个人吗一起玩玩

    耳边传来男人的声音,那只手也将我搂得更紧,我顿时紧张起来,本没有办法挣脱他的拥抱。

    不不要我不是一个人,我有朋友快放开我。

    哦,对不起,呵呵。

    男人真的就放开了我,不过却趁机在我的翘臀上抓了一把,耸了耸肩,很无所谓地走了。

    我轻舒了一口气,心跳却止不住地如小鹿般乱撞,不过倒不全是因为害怕,除了害怕更有一种异常的快感从心里漫延到身体,那种因为被束缚而任人欺辱的无奈和无助的羞耻感真的让我很疯狂。

    我试着挣扎了一下被绑的双手,本没有松脱的余地,依然改变不了自已的处境。不过经过刚才的事情,心里稍稍安定了些,那个男人虽然很霸道,却并没有强迫的意思,至少让我觉得这里比我想像中的要好得多。

    大厅除了舞台之外,还有一个灯光充足的酒吧台,女服务生穿着皮质的女仆服饰,脖子上围着项圈,手腕上戴着皮铐,只不过没有铐着,穿着的短裙倒不如说是一条围在腰间的花边更贴切些,下腹部完全暴露出来,虽然穿着漆黑的三角皮裤,却显得更加诱人。臀部也充分暴露出来,两片浑园的臀瓣,白花花的,让人忍不住就会产生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