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区 火箭云盘 BT最新合集 BT亚洲有码 BT亚洲无码 BT欧美无码 BT三级写真 网盘迅雷
电影区 在线无码 在线有码 高清区 VR片 蓝光原盘 高清无码 高清有码 女优全集
图片区 动图车牌 清纯唯美 网友自拍 偷窥原创 裸露激情
小说区 现代激情 古典武侠 暴力强奸 校园春色 家庭乱伦 长篇连载 情色幽默 淫妻交换








被征服的少妇

2月前   ·   【小说】暴力强奸
第一章 走婚

  湘西自古就有走婚的母系村落,所谓走婚其实就是,男女之间没有固定的夫妻关系,暗夜时分各家各户的女人都会开门等候,只要男人进去办事就可以,事后也不需要负任何责任,是所有男人心目中的天堂。

  曾经我就亲身接触过一次走婚,那是一段香艳跟惊险并存的经历,一切还得从那千年古村神秘的习俗说起。

  那一年我十八岁,在我生日的时候我收到了两件礼物,一件是我女朋友婷婷劈腿的消息,一件是我高考落榜的成绩单,一时之间我变成了一个事业和爱情的双失青年,整天都百无聊赖的在村子里乱晃。

  就在那时同村的李威找到了我,说是要给我介绍一个不错的工作,到外面去开开荤,运气好的话一个暑假就能赚一两万。

  我听到那个数额的时候立刻瞪大了眼睛,那时的我正因为复读费的事情而纠结,如果能有这一两万我就可以再复读一年,明年一定考得上。

  “真有这种事?”我不是信不过李威,而是这件事听上去太过离奇,完全超出了我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可是这个小子却对着我挤了挤眼睛,十分肯定的告诉我这是他的内部消息。

  “当然是真的,不仅不用干什么活,还有不少鲜嫩的姑娘随便玩,到时候姑娘一怀孕立刻拿钱走人,钱货两清。”李威拍着胸脯大包大揽,再三保证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不仅能够一亲香泽,还能够赚得不菲的佣金,简直是一举两得。

  “不会吧,你连这种事都信,这根本就是一个骗局,不是仙人跳就是要求交保证金,全都是电视上播过的老桥段了。”我觉得李威白在社会上混了这么多年,连这点小小的骗术都看不明白。

  可李威却执意拉着我一起前往,还跟我说起了那个地方的神秘习俗,走婚。

  走婚这件事我之前也听过,可这不过是个来自母系社会的传说,真正走婚的村落早就已经不在了,最多是在童话故事中出现几次而已,所以我十分狐疑的看着李威,觉得他是有意耍我。

  “我是说真的,我带你去的这个地方叫迷龙村,镇上只有女人没有男人,所有的繁衍依靠的都是走婚,走的时候村长会封一个大红包,如果有女人怀孕,红包还会更厚一些。”李威说得有模有样,他还给出了一个非常有说服力的人物,就是隔壁的阿毛。

  这个阿毛不学无术在社会上混了好几年,可是去年突然在村里盖起了两层楼让大家都格外的惊讶,没想到他居然摊上了这种好事,我对李威的话立刻变得深信不疑,央求着他一定要带我一起去。

  “威哥,刚刚是小弟不懂事,我的复读费就全靠你了。”我把全部的希望都赌在了李威的身上,他在外面混迹多年,赚钱这种事绝对比我有门路,如果一切真的如他所说,那我这次真的是转运了。

  “这就对了,你跟着哥走,绝对能让你赚大钱。”李威看到我答应之后立刻变得两眼放光,好像他不是找到了一个同伴,而是捕获了一个猎物。

  不过我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家里的钱已经所剩无几,如果我再不想办法赚点快钱,就算再过上三年我也没机会回学校读书。

  第二天一早我简单收拾了一下东西就跟李威离开了村子,父母以为我是要和村里的年轻人一起去打工,临走的时候还在我的手里塞了五百块钱。

  这些钱是我家里一个月的收入,当时我握着这几张红钞票很用力的发誓,两个月后我一定会成百倍的赚回来。

  “程皓,快点,大家都在等你呢。”我走到村口的时候老远就看到李威在对我招手,原来去迷龙村的不止是我和李威,还有隔壁村的陈七,老三和阿毛。

  这次我们能够去迷龙村就是阿毛介绍的,他说那边到了繁殖的季节需要很多男人去走婚,村长特地让他回村挑些身强力壮的年轻男人过去,帮那里的女人繁衍后代,事成之后酬劳加倍。

  有了这样一个成功案例带领我们大家一起去自然让我心里踏实了不少,只不过阿毛这次介绍工作也不是白白介绍的,我们一行人刚刚上了面包车,我兜里的那五百块钱就交了介绍费。

  “别心疼,等到了迷龙镇有的是赚钱的机会。”阿毛看到我的脸色有些为难之后立刻在我的肩膀上拍了两下,好像我们这次去是要开发一座金矿,很快就会变得衣食无忧。

  “毛哥说得没错,不就是五百块钱嘛,在城里找个小姐都不止这个数,更何况这次可是一个村子的漂亮姑娘,就算没收不到酬劳都值得。”李威看到我犹犹豫豫之后立刻戳了我一下,让我不要得罪毛哥,其他的人也没有表示出任何意义,让我也只能忍气吞声。

  不过阿毛在我们上车之后却做了一件十分奇怪的事情,他拿出了几个小瓶子在我面前晃了晃,“把手伸出来,借你们点血用用。”

  第二章 古村之谜

  “毛哥,我们就是去工作而已,要我们的血干什么啊?”阿毛居然要采我们的指尖血拿去化验,这种奇特的要求让我再次紧张起来,生怕这个阿毛是要把我们的器官卖掉,才要拿我们的指尖血去配型。

  “程皓,你读了几年书是不是读傻了,那边的女人要的是健康的孩子,自然得保证男人没病才行,我要是想把你卖了,早就把你给敲晕了!”阿毛看到我犹豫之后立刻骂了我几句,他打开车门用一副高高在上的语气告诉我,不愿意的话可以立刻下车。

  “毛哥,你别生气,程皓年纪小不懂事。”李威看到阿毛生气之后赶紧过来打圆场,而其他人似乎也不把这件事当回事,在阿毛手里那根银针伸过来的时候,这些人很自然的伸出自己的手指,随便他取多少。

  我也只能伸出自己的手指让阿毛取血,可在那根银针扎在我手指上的时候我立刻感觉到一阵眩晕,耳边也立刻响起了一阵吹吹打打的声音,好像是某户人家在娶媳妇。

  “程皓,你的胆子也太小了吧,这么点血你都晕,要是哪个姑娘是头一回你还不得立刻晕床上。”其他人看到我脸色发白之后笑个不停,他们互相比较着自己的身体,恨不得能够立刻找个女人试试身手。

  李威他们几个人在车上轮流讲着荤段子,我一直在学校读书和这些人没什么话题,只能蜷缩着身子在车上睡觉。

  这一路开的并不平坦,不断的颠簸晃动让整辆面包车都要散架了,整整过了一天一夜我们才到了迷龙村,而这段时间我似乎一直在睡觉,就算是偶尔下车也看不清周围的路标。

  “程皓,别睡了,我们这次可到了好地方了。”李威用力把我拖下了车子,他让我站在一处悬崖边往下看,在一片薄雾被风吹散之后,一个八卦形状的村落隐隐约约的从树丛中露了出来。

  “这就是迷龙村?”我没想到在这片深山老林之中居然真的有村落存在,这里还保持着原始的风貌,对外没有公路,只有依靠步行才能达到村子的入口,如果不是阿毛带我们来这里,我想我一辈子也找不到这个地方。

  “没错,这就是我们发财的地方。”阿毛在我们的身后喊了一声,紧接着让我们到车上拿行李准备步行下山。可就在这时我却发现了一个十分不对劲的地方,陈七居然不见了。

  “毛哥,七哥去哪了,要不要等等他?”我叫住了所有人提醒他们有人掉队,这种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如果没有向导一定会迷路的。

  “程皓,你没事吧,陈七体检不合格今天一早就下车了,他还跟你们打了招呼,这么快就不记得了?”阿毛听到我提起陈七的时候不可思议的看了我一眼,他在我的后脑狠狠的削了一下,觉得我得了青年痴呆。

  “幸好这个地方不用验脑子,进村之后别乱说话,别给我丢人!”阿毛不满的骂了我几句就跑到前面带路,他今天没有带任何行李,只拿了帮我们采血的箱子。

  我觉得他走路的速度特别快,天明明已经快要黑了,可他却好像能够看得到路一样在一片树丛之中左右穿梭。

  这种过快的速度让我感觉到了阴风阵阵,越往山下走就越冷的厉害,我的心里不免再度慌乱起来,悄悄的看了一眼身边的李威,“今天早上你看到陈七了吗?”

  “没,他走的时候我去撒尿了,你快点跟上,别掉队。”李威小声回答了我一句,他的眼睛一直盯着前面的阿毛,只不过才半个多小时的时间,他已经窜到了我们前面十几米的位置,再往林子里走就要看不到了。

  “毛哥,你慢点,我们跟不上。”我和李威在后面跟的气喘吁吁,而身后的老三也没好到哪里去,他人本来就胖,经过了这段时间的急行军之后,他整个人都像是一个从水里捞出来的胖子,在月光的照耀下异常的恐怖。

  “这点体力都没有怎么干活,你们给我快点,一会儿就要点灯了。”阿毛在前面大喊了一声,警告我们点灯之前必须进村,不然今晚就得在山里过夜。

  “别啊,毛哥,别把我们扔在这。”李威是出了名的胆子大,可在这片阴风阵阵的林子里他也不敢独自行动,我们三个在后面跌跌撞撞的跑了半天,最后还是弄丢了阿毛的影子。

  “别走了,我已经没有力气了。”三胖子对着我们摆了摆手,他这辈子所有的体力都耗费在床上了,现在完全是两腿发软,一步都不想再往前走了。而我也累得没了半条命,一屁股坐在旁边的一堆石头上。

  “这是什么东西啊!”这堆石头并不结实,我刚刚坐在上面整堆石头就散了,锋利的茬口划伤了我的手掌,让我的血滴瞬间落在了这些石头上。

  “程皓,这些石头代表的可是孤坟,你的血滴在上面,坟里的女鬼就会缠上你了,哈哈哈哈。”老三看到我受伤之后笑得幸灾乐祸,他的话让我吓了一跳,整个人都从石堆上跳了起来。

  “你别乱说话,这里哪有什么鬼魂!”我呵斥了老三一声,可却十分心虚的查看起那堆石头,在这些石头的下方并没有什么骨头,只有一张小小的纸条。

  “别进村。”这几个字写得十分潦草,看上去像是某个孩子的恶作剧,我不由的把纸条放在李威面前晃了晃,“看到没,这里还有其他人,说不定是阿毛在耍我们。”

  “找到一张纸条有什么用,都怪你们两个在拖后腿,现在好了,我们找不到村子的入口也回不了家,只能饿死在这里了。”这个地方对于我们来说人生地不熟,不管怎么绕都会回到原来的地方。李威在转了几圈之后就泄了气,将所有怒火都发泄在我和老三的身上。

  “你那么心急干什么,阿毛肯定会回来找我们的,而且这个村子现在这么缺男人,村长也不会白白浪费我们这些优质品种。”我安慰了李威两句,随后就发现自己悲催了,手机的亮光在闪了几下之后瞬间熄灭,让我们所有人都处在一片黑暗之中。

  幸好这个迷龙村有入夜点灯的习惯,在周围的环境彻底暗下来之后,我看到远处的楼阁出现了不少桔色的灯火,为我们所有人指引了方向。

  “李威,快起来,趁着这些灯没灭赶紧往前走!”我把李威和老三都拽了起来,朝着那片烛火往前跑,这果然是进村的方向,只是我们到了村口的时候却发现有点不对劲,这里太过安静了,整座村子亮满了烛火,可在街面上却看不到一个人。

  我突然想起了阿毛的话,他让我们在点灯之前一定要进村,不然的话只能待在林子里等到天亮,这让我开始后悔自己冒冒失失的进来,生怕自己会成为陈七之后第二个淘汰者。

  “要不我们回去吧,别让人看见。”我拽了拽李威的胳膊,打算让他回到树林之中,可这家伙早就被满街的灯火迷花了眼睛,根本就不肯和我一起离开。

  “我艹,都来了这了你居然还让我走,想去林子里过夜就自己去,我可是听阿毛说过,凡是亮着烛火的房子都可以随便进。”李威看到这个村落的时候就已经有些忍不住了,恨不得能够立刻窜到那些亮着烛火的吊脚楼中。

  第三章 进入阁楼

  “你别乱走,万一不是的话小心被人砍死了都不知道。”我拽住了李威的领子让他稍安勿躁,既然我们已经找到了这个地方,那就不用着急先看看情况再说,反正这里这么多姑娘根本跑不了。

  “程皓说的没错,先转转再说,起码也得看看哪家姑娘漂亮,我可不想上条恐龙。”老三这次站在了我这一边,他拽了拽自己肥硕的耳垂,突然抬起手指指了指西南的方向,十分笃定的告诉我们,“那边有锣鼓声,去那边看看。”

  “你怎么听见的,我可什么都听不见。”我听到老三的说法之后也竖起了耳朵,可我能够听到的只有风声,根本没有老三说得锣鼓声音。

  “我长得是扇风耳比你们听得远,跟我走没错。”老三非常有信心的走在了前面,我和李威找不到方向只能在后面跟着。

  这个家伙的扇风耳果然管用,没多久我们就到了一个古戏台,这里好像正在举行某种仪式,整个村子的人似乎都集中在了这里,里里外外围了好几层,将整个戏台围了个水泄不通。

  我和李威他们只能在外围看着,阿毛没有骗我们,这个迷龙村果然都是女人,她们穿着湘西服饰,每个人的头上都戴着一顶大大的银帽子,那些银器在月光的照射下特别的耀眼,让我一下子愣在了那里。

  这里的姑娘生的特别水灵,每一个人的明眸都是左顾右盼,熠熠生辉,而且我发现这个村子没有年长的女人,这些姑娘看上去都是二十上下,很多人脸上还有未脱的稚气。

  那种羞涩和粉嫩让我的心里开始蠢蠢欲动,如果能和这些姑娘来上几次,别说是给我一两万,就算是一分钱不给我也愿意。

  “这怎么跟阿毛说得不一样啊,这么多人待会儿是不是能随便抱着走,那边穿红衣服的我要了谁也别跟我抢。”李威和老三看到这些姑娘之后早就口水横流,两只眼睛更是盯在了那些姑娘的身上。

  尤其是李威,他在外面本来就有好几个炮友,这几天在村里憋得够呛,现在看到这些漂亮姑娘,裤子里早就已经把持不住了,恨不得立刻扑上去来上一次。

  “先看看再说,既然这个迷龙村是真的,你还怕没有姑娘吗?”我惦着自己的脚尖,想要看看戏台上究竟在做些什么,可无奈这些姑娘的头饰实在是太高了,就算我有178的身高也没用,只能在外围干着急。

  而就在这时站在我们身边的姑娘突然发出了一声尖叫,“有男人!”

  她的这声叫喊让所有人都把头回了过来,那些牛角般的银饰冲向我们的时候我好像看到了某个极具杀伤力的武器,所以我拼命的挥动着自己的手臂,表示我和刚才那个尖叫的女孩没有关系。

  “我没有碰到她,我们三个都没有碰到她!”我极力表明自己的清白,那个女孩的反应实在是太奇怪了,她的手臂抱紧了自己的身体,好像是受到了别人的侵犯,可按照阿毛的说法这里的女人应该很渴望与男人欢好,这个时候不是更应该对我们进行一轮生扑吗?

  “一个男人也值得叫成这样!”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人群中央突然让出了一条路,我看到一个穿着紫红色服饰的女人走了过来,她看上去三十出头,比其他姑娘的年纪都略大一些,银饰也是所有姑娘中最多的,光是那条银项圈上挂的银铃就足足有几十个。

  我看得出这个女人在村子里一定德高望重,所以率先对她做了自我介绍,“您好,我叫程皓,我们是阿毛介绍来的,刚刚在林子里和他走散了,听到这里有声音就过来了。”

  我第一次被这么多女人一起围着,心里难免有些紧张,尤其是我面前这个身穿紫衣的女人,她看上去面色严肃,更像是要对我们进行一轮审问。

  “原来阿毛说得就是你们几个啊,我叫青苗,是这里的村长,今天是我们村子的拜月仪式,通常情况下不接待客人,不过既然你们已经来了,就去那边的吊脚楼等等吧。”村长对我们的态度还算温和,她指了指古戏台旁边一座半黑的吊脚楼让我们到里面等。

  这座楼看上去有几百年了,底部还有些被火烧过的痕迹。我和李威看了一眼门口的楼梯,都觉得它承受不了我们三个人的重量,可是村长派了两个姑娘跟着我们,几乎是硬逼着把我们赶进了吊脚楼。

  “你们怕什么不就是上个楼吗?”为了不在这些姑娘们面前丢脸,我带头走了上去。

  这个楼梯的承受力极强,就算是五个人同时站在上面都没问题,唯一觉得有些脚软的是孙胖子,他每走一步楼梯就会发出吱呀一声响,让我们身后的姑娘也连连发笑。

  “拜月仪式男人不能观看,请三位把眼罩戴上。”我还没来得及看清屋里的布置,那两位姑娘便拿出了几条黑布,把我们三个人的眼睛一一蒙上。

  这种入乡随俗的做法我只能接受,可那两个姑娘好像不放心一样时时刻刻都在盯着我们,生怕我们会偷看。

  “姑娘,拜月仪式到底是什么意思?还有什么忌讳需要遵守?”我做出一副虚心求教的模样,想要多知道一点这个村子的事情,这一次这个姑娘倒是回答得很痛快,原来拜月就是成人礼,只要举行完这个仪式,这些姑娘就算是成为大人了。

  “拜过月亮,我们的门口就可以挂起红巾子,到时候你们可得来敲我家的门啊。”那两位姑娘说得十分随意,可却让我的身体不由的激灵了一下。

  母系氏族这件事居然真的在迷龙村沿用至今,而且这些姑娘今天才成年,那是不是意味着,这些水灵的姑娘每个都是处?

  “那这个仪式什么时候才能结束?我们一会儿是不是就能去了?”我的脑袋里开始了一阵乱想,恨不得能够立刻把眼睛上的眼罩摘下来,好好看看台下这群姑娘。

  毕竟这也是我的第一次,如果能够选的话,我自然想要选一个年轻漂亮的来给我暖床。

  之前和婷婷在一起的时候我们两个最多是拉拉小手,她连嘴唇都没让我碰过,说是要把做美好的事情留在我们结婚那天,可一转头她就和别人开了房,彻底让我从头绿到尾。

  所以我现在迫不及待的想要一具温热的身体,尝尝和女人共度良宵究竟是一种什么滋味,尤其是和这些漂亮的女孩。

  “还早着呢,今天可是我们的大日子,你这么着急干什么,而且拜月仪式这天我们要祈求神明保佑我们能够诞下子嗣,晚上不能碰男人。”我们身边的这两位姑娘倒是极为健谈,不管我们问什么几乎是有问必答。

  她们在提到男人的时候用的是一个碰字,这种习惯刚好和我们外面的世界相反,让我觉得很有意思,不知道这些姑娘在床上的时候是不是都异常的主动,足够让男人应接不暇。

  “你们刚才看到我们为什么那么害怕,难道这里没有其他的男人吗?”我想到刚才那个姑娘的尖叫声,依旧觉得有些不合常理,想要从这些姑娘的口中一探究竟。

  这一次她们没有正面回答我,反而十分娇嗔的笑了一下,“这个村子里的事情你们待久了自然就知道了,待会儿我们要去沐浴更衣,你们得老老实实的在这里等着,不然的话,村长一定会惩罚你们的。”

  这两位姑娘的笑声极为清脆,她们两个人提到沐浴更衣的时候我不由的咽了一口口水,就算我是第一回,也知道沐浴更衣之后应该做些什么。

  第四章 香浴

  “那我们一晚上能碰几个,我的战斗力惊人,以一对十都没问题。”我身边的老三早就忍不住了,他将自己肥腻的身子在地面上滚了一下,紧接着就在那两位姑娘的身上嗅了嗅,“你们今天就留下来吧,有我在不需要拜神,保证你们第二天就能怀上。”

  老三不断夸耀着自己的能力,可他的话刚一出口就引来了李威的一阵反驳,“你们别听他的,他就是个花架子,实际上虚的不得了,一个都未必撑的下来,哥这种才是真正的强壮。”

  李威和老三完全是一副争相上岗的态势,他们不断诉说着自己的优点,也在不断贬损着对方的体能,我觉得这两个人纯属多余,这里狼少肉多,就算什么都不说都能引来不少姑娘的垂青。

  更何况我觉得这两位姑娘并不喜欢他们这种露骨的语言,这两个人啰嗦了半天也没引来一丝回应,让我觉得那两个姑娘可能已经离开了。

  “姑娘,这是什么味道,好香啊。”我闻到空气之中有一股异香,那是一种茶花的香味,非常浓郁醇厚,这阵花香让我正好有机会岔开话题,看看那两位姑娘是不是还在我们周围。

  “那是本村特产的百花油,姑娘们涂在身上可以保持青春貌美,一会儿我们沐浴的时候就是要把这些百花油加入到温泉潭水之中,这样效果才最好,而每年的拜月仪式也是我们炼制百花油的日子,你闻闻这味道多好。”那两位姑娘一直没走,只是不愿意搭理老三和李威罢了。

  我能感觉到这两位姑娘对我说话的语气要客气得多,那种柔柔弱弱的声音让人的骨头都是一阵酥麻,所以我趁机询问起百花油的做法,打算将这个古村中的东西发扬光大。

  “这百花油真是比商场里的化妆品都香,要是放到大城市去卖,肯定一下子都被抢光了。”我不由的吸了吸鼻子,这种花香味非常好闻,并且能让人迅速恢复体力,加速血脉运行。

  本来这几年我已经在婷婷的身上修炼到了一种极度克制的状态,即使心里再想要也能做到处变不惊,可在这种百花油的催动下,我知道我的身体露馅了,就算是戴着眼罩我也能感觉到我的身体变化到了何种程度。

  “百花油的配方很复杂,外乡人是学不会的,你们在这里老老实实的待着,一会儿我们沐浴完毕,自然有人带你们出去。”那两位姑娘娇嗔笑了一下,其中一个在我的裤子上轻轻一点,让我差点就把持不住。

  “原来这就是男人的身体啊。”其中一个姑娘小声的嘀咕着,好像是第一次触碰到一种雄性生物。

  而另一个则在一旁不停的嗔怪,好像这件事犯了村子里的忌讳,“你这是干什么,村长说摸才能摸。”

  我正想给她们普及一下生理健康讲座,村子里却突然响起了一声锣鼓的声音,好像是集合的号角,让这两个姑娘立刻从我身边跑开了。

  她们下楼的时候身上的银饰也发出了一阵响声,那种响声格外的悦耳,让我的心不由的摇了一下。

  我在脑袋里自行脑补了一下美人出浴的画面,整个人都已经进入到了一种战前准备的状态,一想到那位姑娘的小手刚才总是有意无意的触碰到我的眼帘,我的心里就泛起了一丝笑意。

  “终于自由了!程皓,你还戴着这东西干什么,还不快点过来看看。”那两位姑娘刚走李威和老三便一下子拽掉了眼睛上的眼罩,恨不得把台下的姑娘都打量一番。

  可我却不敢乱动,生怕会坏了这个村子的规矩失去赚钱的机会,这种谨小慎微的模样让李威立刻往地下吐了一口口水,觉得我实在是太怂。

  “程皓,这么好的机会你还不睁开眼看看,那些姑娘可都去洗澡了,你居然还在这里待的下去。”李威看到我不动之后一把扯下了我的眼罩,他把我硬推到吊脚楼的阳台上。

  刚才还聚集在古戏台周围的人群早就不见了,只剩下一些黑色的液体洒在地面上,看上去像是一些水迹,而那股百花油的味道似乎就是从那个古戏台上飘过来的,时浓时淡让人的心里一阵阵的发痒。

  李威和老三都想要下去看看,尤其是老三,他的扇风耳已经听到了潭水的声音,十分肯定的告诉我们那群姑娘应该就在北边的山脉处。

  “我们还是在这等等吧,万一得罪了村长不用我们了怎么办?”我跟李威和老三不一样,他们两个不缺钱,来这里不过是为了一亲香泽,可我是为了复读的学费来的,自然比他们担忧的要多得多。

  “瞧你那熊样,程皓,放着漂亮姑娘洗澡不看,非得在这破楼里等着干什么,这里除了蜘蛛网之外可是什么都没有。”李威鼓动我和他们一起出去,与其留在这里等着还不如主动出击,免得让别人抢先。

  “还是等等吧,刚才那个姑娘不是说等她们洗好了澡就过来找我们吗?”我不敢越雷池一步,让李威和老三一下子没了耐性,他们真的把我一个人扔在了这座吊脚楼里,由着我自生自灭。

  “你们两个真走啊!”在这片地方只剩下我一个人之后,周围的一切看上去都异常恐怖,尤其是挂在墙上的那片动物头骨,时刻都散发着一种死亡的气息。

  我知道在这种少数民族的地区,总会有各种奇奇怪怪的蛊术和医术,所以我整个人都蜷缩在阳台的位置,根本就不敢往屋里靠近一步。

  迷迷糊糊之中我听到了楼梯的响声,本来我以为接我的人终于来了,可在我睁开眼睛之后我却看到了阿毛,他整个人的身体都是湿漉漉的,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好像是刚刚从水里爬出来。

  “毛哥,现在我们是不是要去干活啊?”我看到阿毛之后松了一口气,虽然阿毛的脾气不好,可至少还是一个我认识的人。

  不过今天的阿毛的确非常怪异,他一直蹲在我的面前,过了好半天才从胸腔里冒出了一个字,“走!”

  “走去哪啊,这里怎么了?”我听到阿毛这么说的时候吓了一跳,双手不由的捏住了他的胳膊想让他把事情说清楚。

  他的身上非常的腻滑,这种手感不像是水更像是某种油脂的皂液,并且这种味道非常香,就像我刚刚闻到的百花油。

  “毛哥,你这玩的也太嗨了,掉油缸里了吗?”我以为阿毛是掉进了存放百花油的坛子才会惹得全身都这种味道,所以我不由的调侃了他几句,觉得他现在这副样子完全是体力消耗过度,连双眼都没有半分神采。

  “走!”阿毛突然瞪大了自己的眼睛,对着我发出了一声怒吼,他狰狞的脸色一下子冲到了我的面前,好像是要把我整个人都吞进他的嘴里。

  “不要!”我被眼前的景象吓坏了,整个人一下子坐了起来想要逃跑,可刚刚走了两步就和一个人撞了满怀,并且还是撞在了一个柔软的肚子上。

  “程皓,你跑什么啊,昨晚过得怎么样?”老三和李威已经回来了,他们两个人满面红光,看上去神色不错,此时我才发现外面的天色已经大亮了,原来我刚才看到的并不是真正的阿毛,只是做了一场噩梦而已。

  可我的指尖却十分腻滑,我不由的将我的手指放在鼻子下闻了闻,居然是百花油的味道。

  第五章 欺负人

  “李威,老三,你们昨天看到阿毛了吗?”我在闻到这股味道的时候全身上下都打了一个激灵,如果我手指上真的是百花油的味道,那就是说我昨天晚上不是做梦,而是真的看到了阿毛。

  “阿毛?村长说阿毛领了钱就走了,一个人五千块的人头钱,这小子这次算是赚大了。”李威听到我问起阿毛的时候满脸都是不屑,这个家伙居然两边通吃,什么都不用干,只是用车子把我们送过来就赚了一万多。

  “走了好,走了好。”我听到阿毛已经离开村子的时候一屁股坐在了地板上,觉得是自己想多了,这个村子里四处都是百花油的味道,我手指上的味道可能只是在什么地方不小心沾到的。

  “程皓,你没事吧,这脸色也太差了?”李威发现我神色不对劲之后在我的肩膀上重重的拍了一下,这一下好像把我肩膀上的火都拍灭了,让我从心底打了一个哆嗦。

  “我没事,就是这里太冷了,冻得我直做噩梦。”我吸了两下鼻子,昨天在阳台上待了半宿我早就涕泪横流,现在整个人的身体都在发烫,不过是烧得发烫。

  “你这就是活该,昨天晚上跟我们去快活一下,出身汗早就好了。”老三看到我这副萎靡的样子之后笑得比刚才更加的得意,他对着我伸出了三个手指头,向我炫耀着昨天晚上的战绩,“昨天晚上破了三个,要不是这些小姑娘受不了了,我绝对再多来几次。”

  “你那是走量不走质,我昨晚只有两个,不过每个都来了五次。”李威听到老三的话之后嗤之以鼻,觉得他完全就是用一只长枪在不断乱戳,实际上根本就没有任何质量可言,不像他昨天晚上完全是花式表演,让那两个姑娘都跪在他面前求饶。

  这两个人在我面前互相炫耀,不断细数着昨天晚上的细节,他们两个人的话把我一下子弄蒙了,当时我的脑子里就轰得响了一声。

  “你们两个昨天晚上该不会和那些姑娘睡了吧?”我看着李威和老三,觉得自己昨天晚上就是一个傻子,他们两个抱着姑娘睡,而我一个人在阳台上喝西北风,这个世界不能这么欺负老实人啊。

  “当然是抱着姑娘睡了,你是没看到山脉那边的情景,整个水潭都是滑嫩嫩,光溜溜的姑娘,抱起哪个就能睡哪个。”老三回忆起昨天晚上的场景依旧是满脸陶醉,而旁边的李威也在不断的点头,表示这个胖子说得一切属实。

  他们两个的话让我差点就吐出半口鲜血,昨天只有我一个人乖乖在这等着,没想到只有我一个人什么都没吃上。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我在吊脚楼之中不停的乱走着,整个楼板都因为我的步伐在不断的晃动,窸窸窣窣的掉下来不少黑色的灰尘。

  “程皓,昨晚不行还有今晚嘛,你这么着急干什么。”老三和李威的脸上都是坏笑,觉得我昨天晚上实在是太怂,要是跟他们一起过去,现在早就抱上漂亮姑娘了。

  “不就是个姑娘吗,我现在就去弄一个……阿嚏!”我不想和这两个人再待在一起,打算在村子里找个姑娘一雪前耻,可这个村子在白天的时候却格外安静,我在街道上逛了半天,居然一个人都没看见。

  而那些房门都紧紧的锁着,根本就推不进去,让我负气的在一扇门上狠狠的踹了两脚,刚才我大话已经说出去了,如果连一个姑娘都没摸到,那我非得被李威和老三笑死不可。

  “不是让你们在吊脚楼里等着吗,这里是姑娘们住的地方,白天的时候你们这些男人不能过来!”我觉得自己的运气实在太差了,刚刚做了点坏事就被人撞到,幸好这次发现我的不是青苗村长,而是一个看上去十八九岁的姑娘。

  “你是昨天晚上那个在吊脚楼里的姑娘?”我听得出这个姑娘的声音,她的嗓音和她头上晃动的银饰一样清脆。

  只不过今天她并没有穿上那种民族盛装,而是穿着一袭桔色的衣服,看上去异常的轻巧,连身上的银饰也简化到一条项链和一个手镯,不然的话我老早就能听到她来了。

  “你的记性真好,都过了一晚了还能认得我,我叫小鹿,麟小鹿,麒麟的麟。”那个姑娘对我露出了一种十分明媚的笑容,我发现她长得很漂亮,尤其是那双顾盼流连的双眸,天生有一种能够魅惑人心的魅力,让我不由的怔在了她的面前。

  “你姓麟?这姓氏真少见。”我小声的嘀咕着,脑袋里仔细搜索了一下百家姓,还从来没听过这个姓氏。

  “整个村子的女人都姓麟,进来坐吧,你今天运气好,这里是我家。”小鹿突然把面前的那扇房门推开了,让我进去坐,再得知这里居然是她家的时候我有些不好意思,第一反应就是要找块抹布把门口的脚印擦干净。

  “你别出去,别让人看见了。”小鹿用力把我推进了房间里,她用一块布匆匆忙忙的在门口擦了几下,随后便关上了所有的门窗,掩盖掉所有我来过的痕迹。

  在整个房间都变得朦朦胧胧之后我突然有点不自在,这个地方装饰得十分简朴,只有简单的几件家具,但很明显能够看出这里是一个女孩子的房间,不仅有浓重的百花油味,连床单被褥上都是色泽艳丽的绣花。

  这股花香味让我的心跳不停的加速,我从来没进过女孩的闺房,尤其是在这种朦胧的光线之下,一切都显得顺理成章,似乎注定要发生点什么。

  “今天村长不在,要是平常的日子你可不能在白天过来,被村长看到可不得了。”小鹿不时看看窗外,在确定没有人看到我之后才转过身跟我说话。

  她这副谨小慎微的模样好像我们两个人是在偷情,也让我比刚才更加紧张,关于晚上做的那事我一直都是道听途说,还从来没有实践过,现在看到这么漂亮的姑娘都不知道从哪里开始。

  “昨天你怎么没回来找我啊,我们三个之中只有我老老实实等了一个晚上,结果……”我抬起头看了看眼前的这个姑娘,最终还是不好意思把昨天李威和老三做得事情说出口,可我心里总觉得不踏实,生怕这个小鹿昨天晚上被别的男人糟蹋了。

  “昨天晚上临时出了点状况,村长过去处理了,忘了去叫你。”小鹿听到我提起昨天晚上的时候明显愣了一下,可很快她的神情就恢复了常态,轻柔的给我倒了一杯茶,“昨晚我和他们什么都没发生,而且他们坏了这里的规矩,早晚要受罚的。”

  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若兰书城]回复数字122,继续阅读高潮不断!小鹿的语速很快,她的脸颊瞬间胀得通红,好像是有意告诉我这件事,这么明显的信号自然让我心花怒放,我瞬间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直接握住了小鹿的双手。

  “太好了,我生怕……”小鹿的手特别柔软,可我刚刚触碰到她,她就像一只受惊的小鹿一样逃开了。

  “我们村子的规矩,暗夜夫妻,白天守礼,不能乱碰。”小鹿将自己的双手放在了背后,不让我触碰她一下,这让我多少有些失望。

  小鹿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她看了看窗外向我示意了一下那棵老槐树,“你晚上再来吧,只要这棵老槐树上还挂着红巾子就说明我屋里没人,到时候你上来就行了。”


[ 此貼被七号车手在2018-07-18 18:24重新編輯 ]